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一夜同点淫荡母女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一夜同点淫荡母女

我16岁时住在西部的一座大城市,母亲在市委机关工作,父亲是军人,常年在外地。母亲有个好友叫张丽,比她小十二岁,那年三十六,在市文化局工作。

张丽阿姨的丈夫做生意,也是常常出差。所以张丽阿姨和她十二岁的小女儿几乎天天在我们家呆着,有时候聊的晚了就住在我家。在外人眼里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张阿姨每天都和我母亲聊她们大人的话题,她女儿杨岚就总呆在我房间里玩。

我记得很清楚,1995年7月8号晚上八点多,我上完晚自习回家,张阿姨正在试穿着和我母亲一起新买的连衣裙,张阿姨的头发湿漉漉的,一看就知道是刚洗完澡,因为是和我母亲在家里,所以没戴胸罩,在灯光下,我一眼就看出她乳房的轮廓了,翘翘的在薄纱下颤动。16岁的我突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紧张,阴茎一下就勃起了,关上门竟呆呆的站在了门口,一颗心“突突突”地狂跳。

“泉泉(我的小名)回来啦,看张姨买的衣服咋样,好看吗?”张姨回头问我,我的脸上一阵红,幸亏当时家里的灯光不太亮,要不真是尴尬。我极力掩饰着心理的慌乱,用有些发颤的声音回答她:“好看。”

“我让你妈也买一条,她就是不买。”

“我的身材哪能穿这样的裙子啊!泉泉,磨蹭什么,快洗澡去!”

在母亲的催促下,我赶紧往自己的屋里走去,经过张阿姨和母亲面前时我有意用书包遮住了下身,因为勃起的阴茎在裤裆前面撑起了一个“小山包”。

进了我的房间,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张姨的女儿小岚完澡穿着我的一件大体恤正趴在我的床上看我的卡通书《丁丁历险计》,我的体恤穿在她身上便不是体恤而是睡裙了。我没太注意小岚,脑子里还是张阿姨衣衫下颤动的乳房的影子,我胡思乱想的低身从床下取出拖鞋准备换上,就在不经意的擡头起身时,去看见了小岚的双脚,就在我脸前,分开着,我的体恤遮住了.的小屁股,可是仅仅遮到两个小屁股蛋儿边缘,在两个刚刚开始性发育的臀丘之间……天哪!!!什么都没有穿,是.的阴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女性的阴部,我差点一头栽到地上,小岚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我一眼,虽然是十二岁的.,可女性的本能使她似乎感到了什么,她冲我笑了笑,合起了双腿。

我急急忙忙的冲进洗澡间,用凉水冲着自己头,希望自己不要在胡思乱想了,可眼前还是张姨的乳房和她女儿的腿中间。慢慢的,我的脑子里就只剩下张姨女儿的阴部了,我在凉水下问自己:“我究竟看见什么了?白白的两块屁股蛋,延伸到大腿内侧,然后是一条缝,然后呢?不就是一条缝隙吗?谁把两条腿夹在一起,不都是一条缝隙吗?”这样想着想着,最后断定自己其实并没有真正看见小岚的阴部,不对!应该说是还没看清楚小岚的阴部时小岚就把腿合上了。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很笨、很蠢,也觉得很遗憾、很不甘心,也有点觉得自己很下流、很龌龊,在幻想与自责中,我的手越动越快,大股的精液喷射而出……“泉泉,还没洗完啊?快点!”母亲在外面大声的催促我,我急忙擦干身子要出去,才发现竟然忘了拿换洗的内裤,刚好浴室里有晾着的睡裤,于是就只穿着宽松的睡裤出去了。

张阿姨已经换下了新裙子,正在我屋里帮她女儿穿衣服,看来她们要走了,我突然有种很强烈的失落感,便靠在门边看着蹲在地上给小岚穿鞋的张丽阿姨,突然,从张阿姨的领口我看到了一个半圆的形状,被她胸部黑色的乳罩边挤了出来,只是一瞬间,我的阴经又遭动起来,因为没有了内裤的束缚,直挺挺的翘在了自己的小腹下面,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窘态,正要转身,张姨却回头了,她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我的那里,我知道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我的勃起,可她象是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站起身拍了拍我的头,说道:“岚岚想借你的书回去看。”我急忙回答说没有问题,事后想想,张阿姨真是厉害啊,简单的一句话就把我的尴尬打消得无影无踪,当然我的阴茎也听话的“耷拉下了脑袋”……那一晚,我失眠了,第一次因为性失眠了,总想张姨的乳房和她女儿的腿中间。

那一晚,我累坏了,因为一直想张姨的乳房和她女儿的腿中间手淫,足足八次,最后三次已经什么都射不出来了……自从张阿姨和女儿走了以后,突然有一个星期再没来我们家。我的心里七上八下,怕那天晚上的事情让她们母女俩对我有了什么看法。后来才知道,是张阿姨休假带女儿出去玩了。我一直在盼望她们快点回来,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好处,但心里还是这么想。

1995年7月16号,我放学回家,一推门便听见张阿姨的声音,心里突然有一种格外的喜悦,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总是不敢直视张阿姨。吃完午饭,张阿姨说小岚下午不上课,就让她一个人呆我们家看电视。听到这个安排,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下午上学的路上,我犹豫了很久,快到学校门口了,突然猛地转身向家走去。

小岚正在我家大沙发看着无聊的电视,见到我回来,奇怪的问道:“泉泉哥哥,你咋回来了?”

“哦,我们下午也没课。刚好我回来陪你啊!”

“好啊!好啊!”

“你看什么电视呢?”我说着,便一屁股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沙发上。

“不知道,反正一点意思都没有!”

“干脆咱俩打扑克吧!”

“好!”

我拿出一副扑克牌,小岚高兴的盘腿坐在了我对面问道:“咱俩赢什么呀?”

“当然是赢钱啦!”

“啊?我可没有钱!”

我装着沈思了一会儿:“那就挠脚心!”

“不!我怕痒!”

“我赢了挠你三下,你赢了挠我十下,行了吧!”

小岚想了想同意了。

我毫不留情的赢了第一把,小岚尖叫着从沙发上逃跑了,我冲上去,拦腰抱住了小姑娘,已经勃起的阴茎紧紧贴在.扭动的臀部,小岚大笑着想挣脱,可她越是挣脱,小屁股就越是磨蹭我的阴茎,我差点就射到裤子里了。

“饶命饶命!!”小岚笑的气喘吁吁,连声讨饶。

“输就输,不许赖皮”

笑岚突然在我怀中拧转身子,撒起娇来。“嗯,我不要挠脚心!”

“那你说怎么办!”

“挠胳肢窝吧。”

“好!”我一把转过小岚,两手从后面掏到了.的胸前,哦!天哪!刚刚发育的小乳尖,娇颤在我的手中。

“哈哈哈哈……好痒啊!不行不行,胳肢窝也不行!”

“那就打屁股!”

“好好,打屁股,打屁股!”

我把小岚轻轻的放在沙发上,手颤抖着捂在了小女孩的臀部,笑岚突然转身看着我,我吓了一跳,以为小岚警觉了,没想到小岚我说:“不许大力哦!”

我长出了口气:“不会的,小岚这么乖,我怎么舍得呢?干脆不打了,就摸摸吧!”说完,我看看小岚的反应,没有异状,于是我的两只手分别捏住了小岚的两个屁股蛋,揉了起来,忽然,从.的喉间发出了一声不象是小女孩应该发出的类似呻吟的声音。

“怎么样,不疼吧?”

“嗯。”

“舒服吗?”

“嗯。”小岚乖乖的趴着,竟毫无让我停止的意思。于是我的两手加大了揉动的幅度,我感觉到.的两块臀肉被我掰开、合上,再掰开、再合上……我真想腾出一直手来握住自己涨疼的阴茎,可是又舍不得离开小女孩的屁股,真恨自己没长三只手……忽然小岚翻身坐了起来,脸蛋儿微微有点红晕,我也有点紧张,空气中仿佛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我轻轻干涩的嗓子,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再来!”

安静的第二盘,我故意输给了小岚,小岚一下忘记了刚才的奇怪感觉,一下扑到我身上喊了起来:“脚心脚心!”

我紧紧抓住小岚的手,说道:“饶了我吧,我比你还怕痒!”

小岚高兴的叫到:“不!不!”

“那好,我就豁出去了!不过,下回再打你屁股就不能想刚才一样了!”

“不行,就像刚才一样!”我大吃一惊,但是直觉告诉我,小女孩只是感到很舒服,并没有其它的欲念,于是我顺水推舟:“不行!再输就要把你的长裤拉下来打!”

“行!那让我挠脚心。”

我咬牙忍受了小岚的十下折磨,中间好几次人受不了的时候,和小兰在沙发上滚成了一团。说来也怪,接下来我竟然连输了两盘,小岚高兴的手舞足蹈……

终于赢了,小岚觉着小嘴趴在了沙发上,突然一切都变得安静了……我的手慢慢的温柔的从.的两跨深到小腹前,轻轻的解开了小姑娘的裤扣,我象是剥鲜嫩的水果一样,缓缓的开始将小岚的校裤往下扒,小姑娘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臀部,校裤便被扒到屁股蛋儿下面了,.穿着的平腿小底裤裸露在我眼前!由于之前得嘻闹,左边的裤腿已经陷在臀逢中间了,.的整个左臀丘毫无遮掩,我的手掌整个的捂住了小岚的屁股。

我的动作已经是极其淫猥了,手掌从两个裤管伸了进去,在不断反复的揉动中,小岚的呼吸开始加重了,她的脸深深埋在两只胳膊中间,我相信这时候的小岚已经知道我在干什么了。

我的动作突然停止在把两快臀肉掰开的方向上,圆形的揉动变成了左右的运动,掰开再合上的重复着,手上的力量我在不断的加重,虽然还不能看见.的阴唇,但是已经知道那里已经像小鱼的嘴巴一样的蠕动了。

我右手的中指试探着往.的股逢中间滑去,碰到了!!!哇!天哪!!十二岁的小岚竟然黏成一片了!借着.的体液,我的中指大胆而放肆的滑动起来,小姑娘的屁股开始抖动起来,稚嫩的“嗯啊”声从喉间飘出……小巧的臀部微微的扭动起来。

一个人的心脏一秒钟最快可以跳多少下?我想答案我是最清楚的,最起码是5下!我在心脏严重超负荷的状态下将阴茎以闪电般的速度塞进裤子,黏在龟头上的精液从沙发到裤腰沾的都是。小岚更是迅速,“噌”的一下,浴室的门已经关上了!

我一片空白的坐在沙发上,大脑飞速旋转着想象出各种可怕的结局!然后又在一瞬间,故作镇定的回头叫了声“妈!”

进门的却不是我母亲,而是张阿姨。(因为我们两家的亲密关系,所以互相都有对方家的钥匙。)

张阿姨一边换鞋一边问我:“泉泉?你怎么没去学校?”

“哦,下午老师临时开会,我们就不上课了。”

“到处都在开会,我们单位下午也开会,我溜出来了!”

“哦。”我边敷衍着,边打开电视,总算先稳住了!

“岚岚呢?”

那一下午,我把自己憋在房子里写作业,其实狗屁也没写出来!其间听到外屋传来母女俩开心的笑声,好了,没事了!我可真佩服小岚,十二岁的小女孩竟然比我镇定千倍!!

晚饭是我母亲买回来了速冻饺子,吃饭时我格外活跃的东拉西扯,其实是掩饰内心的慌张。中间有几次我觉察到张阿姨嘴角有一丝怪怪的笑,是不是她已经知道了?!管她呢,反正打死我我也不承认,小岚也不会!决不会!!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我母亲说她过几天要出差,张阿姨便答应让我每天到她家吃饭。那些日子电视台正重播电视连续剧《渴望》,我和小岚呆在那里是在世无聊,张阿姨看得出来说道:“岚岚,去和哥哥到他房间里玩吧!别在这儿捣乱了!”

这回我可老实了,坐在地板上,而小岚则还是穿着我的大体恤在我对面的床上坐着。我实在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难道继续打扑克吗?小岚也是不吭声的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顺手从我枕边拿了一本书翻了起来。

真平静啊!

就在这平静当中,我突然懂得了其中的变数和奥妙,这个小小的.,竟然!

竟然在挑逗我,我真傻呀!

我的余光正好能看见客厅的情形,张阿姨和母亲边看边评论著电视。

突然,我的整个手掌被一股滚烫的液体包围了,是什么……天哪!!小女孩竟然失禁了,我已经兴奋的要疯了,使劲的掰开小岚的双腿,透亮的尿液还在喷泄,我埋下头,嘴唇拱进了.的阴唇之间,针孔般大小的尿道口直接将幼小处女的尿液射入我的喉间,淡淡的咸味……(很多年以后,我的那条床褥上仍留有.淡淡的尿也臊味。)我的裤当也黏成了一片,这个小天使竟然使我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帮助下射精了!?

从那天晚上开始,我急切的等待着母亲出差……

1995年7月25日,我母亲出差去外地开会,因为开会地理我父亲的部队驻地不远,所以她要在会议结束后去看看我父亲,这样前前后后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

这一个月我的生活就由张阿姨照顾了。

25号下午放学后,我按照约定直接到张阿姨家吃晚饭,一路上我又兴奋又忐忑,心里有很多期待,当然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到了张阿姨家,确实她爱人给我开的门,我的心一落千丈,说不出的失望。不过很快我就反问自己,“混蛋啊!你究竟在想些什么呀!好好的上学,做自己该做的事啊!!?”

这样,我也就平静了很多,之前发生的事我就尽量的让自己不再多想了。

快一个星期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午在学校打篮球和临班一个叫梁波的男生发生了口角,放学时被他叫的四个人堵在了回家路上,幸亏跑得快,只是挨了两脚一巴掌,十多天后那个叫梁波的头上缝了七针,当然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围殴她的人是我找来的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