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跟外母捉奸爽到上床去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四十五岁的卢国良是食品公司集团董事,他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但是卢国良生性好色,常对他的公司女职员伸出魔爪,更有传言,卢国良的肉棒,既粗大、又坚挺,常使一般女职员大喊吃不消,同时对这个大鸡巴老板既爱、且恨。

而卢国良的妻子,四十三岁的王晓兰是一个平常的家庭主妇,而对卢国良不雅的传言,常惹王晓兰非常不悦,但苦无证据,所以王晓兰把心一横,派遣她的亲生女儿,二十一岁的卢佩儿来监视卢国良的一举、一动,本来空闲的卢佩儿在无奈的情况下,接受王晓兰的任务,担任卢国良的秘书

而二十七岁的郑浩林跟卢佩儿结婚后,更是积极打拼工作,目前郑浩林担任美商公司的主管经理。

一日,王晓兰在无预警的情况下,出现在公司。

郑浩林边招待他的外母王晓兰,边大惑不解的说:「妈妈,你大老远跑来公司干甚么?」

王晓兰喝了杯红茶,说:「哼!还不是为你老爸爸,这次我在他车上安装追踪系统,要一次逮到这勾引你外父的淫妇!」

郑浩林搬出了法律条文来向王晓兰解说:「哈!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还极有可能反被别人告上诬告的官司!」

王晓兰说:「这一档事,你不用担心,我有可靠消息说你外父每天中午十二点钟到下午三点,都会往性福酒店,私会情人!」

郑浩林犹豫一下的说:「喔!妈妈你的意思要到现场捉奸吗?」

王晓兰说:「哈!才不是啦,嘻嘻!那一间性福酒店经理是我至交好友,她与我早达成共识,在饭店房间安装监视器,然后透过另一房间电视萤幕,便能知悉那一个勾引你外父的淫妇真实模样!」

郑浩林说:「妈妈,你的意思是要我陪着你一块同往吗?」

王晓兰说:「这当然啊,怎么你不跟我一块去吗?」

郑浩林说:「这!好吧,我向公司请一下假,妈妈,你稍等一下!」

当郑浩林背着身影写请假条,同时,他也打了电话给他的老婆卢佩儿联络,但很明显打不通,于是郑浩林只好放弃挽救他的外父母的婚姻。

假条呈报上去,上面的主管很快便批了下来,郑浩林拿起了外套,便连同他的外母王晓兰直奔过去王晓兰说的饭店。

他俩到了性福酒店,郑浩林与王晓兰走入饭店大厅,只见一位成熟的女性,跑来与王晓兰身旁切切私语,跟着便连同带往郑浩林与王晓兰去了房间。

在他们进入房间后,王晓兰脱去了帽子跟大衣,连身长裙,包裹住她那成熟韵味的风采。王晓兰坐在床前电视,按一下摇控器,电视萤幕显现出隔壁房间的情况。

王晓兰摇着头望向郑浩林,说:「看来你外父还没来!」

郑浩林站在王晓兰身旁的说:「嗯!是啊!再等等吧!」

郑浩林边看电视萤幕,无意间瞧见了王晓兰那丰满的胸部,此时郑浩林裤裆里的大肉棒正不安份的跳动着。

郑浩林说:「妈妈,你肚子饿吗?」

王晓兰说:「嗯!我不饿,我的包包有面包,你饿,你拿起来吃吧!」

王晓兰说完话,站起身来,趴躺在床尾前,她的双眼还是直盯着电视萤幕看。

过了一个小时,正当郑浩林与王晓兰快放弃的同时,隔壁传出了熟悉的声因,是卢国良的咳嗽声。

卢国良打开了隔壁房门,而卢国良的一举、一动,正透着电视萤幕而显现出来,卢国良躺在床上,抽了跟烟,而与卢国良进来的女子背着监视器,而看不出模样。

此时,卢国良说起话来:「快一点,赶快做完,等一下还要回公司去了!」

那女子说:「好了!」

那一个背着监视器的女子,开始将她身上衣物缓缓脱去,但这女子的背影与音调,对郑浩林而言,是非常的熟悉。

突然,女子转过身来,此时郑浩林与王晓兰同时惊吓住了,而王晓兰趴躺在床尾,种个身躯震动了一下。原来这女子吓然是郑浩林的卢佩儿;卢国良和王晓兰的亲生女儿;卢佩儿。

卢佩儿走到床前,卢国良将嘴中的烟拿至一旁,卢佩儿的嘴慢慢贴向卢国良肥厚的双唇,两人的接吻声,正透过电视不断传来。

此时,王晓兰双目留眼泪,边痛骂着说:「这个老不休,居然!居然好色到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放过!」

而郑浩林一见如此情况,只能呆坐王晓兰身旁。

卢国良与卢佩儿两人吐出舌头,两条舌头伴随着唾液,互相勾缠。卢国良的右手慢慢伸向卢佩儿的胸部,两人的舌头慢慢离开。

卢国良说:「喔!女儿,你的口水真好吃啊!」

卢佩儿说:「呵呵!爸爸,你的也是啊!」

卢国良说:「嗯!哦!真的吗?也该让爸爸来尝尝你胸部的滋味了!」

卢国良的头探向卢佩儿的双胸,用嘴含住了卢佩儿坚硬的奶头,轻舔、劲吮着卢佩儿的的一对小乳头。

卢佩儿说:「嗯!啊!爸爸!哦!喔!咬一下女儿的奶头!哦!噢!对!真舒服!嗯!啊!嗯!哦!喔!啊!」

此时,卢国良的右手,慢慢往卢佩儿两腿之间摸了过去,卢国良伸起右手食指,插入卢佩儿的小嫩穴一插、一抽,卢佩儿的淫水随着卢国良的动坐留了出来。

卢佩儿说:「嗯!爸爸!好舒服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说:「喔!嗯!嘿!小淫女,流出那么多的淫水!喔!嗯!哦!喔!啊!」

卢佩儿说:「喔!嗯!爸爸,快,我要吃你的肉棒!嗯!哦!喔!快!喔!快给我!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脱去了内裤,他的那一根大肉棒迅速跳出,果然如外面传言相同,卢国良的肉棒,坚挺而壮硕。

卢佩儿扶起了肉棒,她的小嘴一口含住,舌头不断的刮向卢国良肉棒顶端,卢国良露出爽快的神情说:「女儿,你含的老爸爸好爽喔,老爸爸也想吃你的小浪穴!」

卢佩儿顺从卢国良的言语,将她那小荡穴靠近卢国良脸庞。

此时,这边房间的郑浩林叹了口气,他的眼神飘向了趴躺在床上的王晓兰,只见王晓兰眼神恍惚,右手抚摸自己的小浪穴,嘴里发出极细微小声的叹息声。

卢佩儿说:「喔!嗯!爸爸!求求你,女儿受不了!嗯!哦!喔!啊!快用你的大肉棒插进来嘛!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的嘴唇离开卢佩儿的小嫩穴,露出了一丝笑意,说:「女儿,你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卢国良说:「喔!嗯!是的!嗯!哦!喔!啊!,爸爸求求你!喔!嗯!哦!女儿的小浪穴被爸爸弄出水了!喔!嗯!哦!喔!啊!」

卢佩儿顺势躺在床上,此时卢国良扶起自己的肉棒,缓缓靠近卢佩儿的小嫩穴。

卢佩儿说:「嗯!快一点!啊!爸爸!哦!喔!嗯!哦!喔!啊!快干女儿!喔!快来干你的亲生女儿!喔!嗯!哦!喔!啊!嗯!哦!你的亲生女儿需要!喔!嗯!哦!喔!啊!哦!我爸爸的大肉棒!唔!哦!狠狠的抽插我!的小浪穴啊!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说:「喔!嗯!哦!喔!啊!乖女儿,你急甚么,时间还长的嘛!喔!嗯!哦!喔!啊!」

跟着,卢国良将他的那一根粗大的大肉棒贴在卢佩儿的小浪穴,慢慢的磨擦着。而此时的卢佩儿那小淫穴里正流出大量淫水,那是为了让她的亲生父亲的那一根粗大的大鸡巴插入而做准备。

卢佩儿说:「嗯!爸爸!喔!嗯!哦!喔!啊!拜托你!啊!不要在整女儿了!哦!喔!嗯!哦!喔!啊!快把你的大肉棒!啊!插入女儿的小浪穴吧!嗯!女儿的小浪穴正在流着骚水!哦!它等着爸爸的大肉棒嘛!喔!嗯!哦!喔!啊!啊!来抽插它啊!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说:「嗯!哦!喔!啊!我的乖女儿!喔!嗯!哦!喔!啊!你要爸爸插入你那里啊?告诉我嘛!喔!嗯!哦!喔!啊!」

卢佩儿的精神快达到崩溃,嘴里大喊着说:「嗯!插入!喔!嗯!哦!喔!啊!插入女儿的小浪穴!正在流着骚水!喔!嗯!哦!喔!啊!的小浪穴!爸爸!喔!嗯!哦!喔!啊!求求你!用力抽插它啊!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说:「好好!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哦!喔!啊!」

卢佩儿说:「嗯!哦!喔!啊!甚么事!喔!嗯!哦!喔!女儿都会答应你!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说:「好的,乖女儿,我要你帮爸爸生一个小孩!」

郑浩林与王晓兰跟卢佩儿被卢国良的言语惊吓住了,但郑浩林的内心随即兴奋了起来,乱伦的刺激,彷佛是无底洞,打在三人内心。

随即,卢佩儿陷入了伦常的挣扎,但是她肉体的淫欲,不断腐蚀卢佩儿内心的良知,终于良知胜不了淫欲,而崩溃。

卢佩儿说:「嗯!哦!好嘛!喔!嗯!哦!喔!啊!爸爸!女儿答应你嘛!喔!嗯!哦!喔!啊!答应你帮你生小孩!嗯!哦!喔!啊!」

卢国良说:「嗯!哦!喔!爽快!喔!嗯!啊!」

卢国良说完话,屁股一沉,卢国良的肉棒最终插进了卢佩儿的小浪穴里。

卢佩儿舒服的叫了一声:「嗯!哦!喔!啊!」

此时,卢国良抬着卢佩儿的大腿至肩膀,屁股的拍打声更是急促。

卢佩儿说:「嗯!啊!好舒服!嘛!喔!嗯!哦!喔!啊!嗯!爸爸!你干的女儿好爽喔!嘛!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说:「嗯!哦!喔!啊!乖女儿!喔!嗯!哦!喔!啊!你也是嘛!喔!嗯!哦!喔!啊!你的小穴紧紧包住爸爸的肉棒!」

卢佩儿说:「嗯!爸爸!大力点!嗯!哦!喔!啊!」

卢国良一次、一次用他的大肉棒,狠狠、重重地抽插他的亲生女儿;卢佩儿的小穴,父、女人俩人正陷入了令人激荡那忘情的性爱交媾。

此时,郑浩林裤裆的肉棒缓缓勃起,他看着趴躺在床上的王晓兰,使郑浩林忘情的将双手抚摸王晓兰的大腿

卢佩儿的呻吟声,彷佛是催情剂般,郑浩林撩起王晓兰的长裙,手指摸向了王晓兰的小浪穴,只是隔着内裤,确感觉她小穴不断土出淫水,沾湿了她的内裤。

此时,卢国良坚硬的肉棒不断刺向卢佩儿的小穴。

卢国良说:「乖女儿,舒服吗?」

卢佩儿说:「嗯!啊!好舒服喔,爸爸不要停嘛!喔!嗯!哦!喔!啊!你的肉棒又硬、又大,干的女儿小浪穴!喔!嗯!哦!喔!啊!好爽喔!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满意卢佩儿得答覆,便说:「那!女儿!爸爸累了,换你在上面了!」

卢佩儿说:「喔!嗯!好的爸爸!喔!嗯!哦!让女儿来动吧!」

卢国良将肉棒抽离了卢佩儿的小浪穴,平躺在床上,此时卢佩儿跨坐在卢国良身上,肉棒在度差入小穴。

卢佩儿忘情的摇摆着臀部,卢国良也发出愉快的声音:「嗯!哦嗯!啊!」

卢国良说:「喔!乖女儿,在用点力」

突然,卢国良面有难色的说:「喔!嗯!哦!喔!啊!爸爸!喔!嗯!哦!喔!啊!快不行了!喔!嗯!哦!喔!啊!」

卢佩儿说:「嗯!哦!喔!啊!爸爸!女儿!也快高潮了!嘛!喔!嗯!哦!喔!啊!」

忽然卢国良挺起臀部,卢佩儿的身躯也开始不停颤抖。

卢佩儿说:「嗯!哦!喔!啊!爸爸!你都射进来了!喔!嗯!哦!喔!啊!女儿的子宫都是你的精液了!喔!嗯!哦!喔!啊!」

卢国良说:「嗯!哦!喔!啊!你不是要帮爸爸生小孩吗?」

卢佩儿累的趴在卢国良的身上,说:「嘻!好啦,但要瞒着浩林喔,不然它定会!」

卢国良说:「这是一定的啦,说来真好笑,你妈妈担心你爸爸有外遇,但她绝想不到你爸爸的外遇,居然是自己的女儿!」

卢佩儿说:「爸爸!别说了!」

卢佩儿看一下手表,发觉时间不晚了,她站起身来,此时卢佩儿的小嫩穴,都是卢国良的精液。

卢佩儿说:「爸爸!你休息一下,女儿去洗个澡!」

卢国良说:「嗯!不如我跟你一起洗吧!」

两人一同走进浴室

一房间的激情落幕结束了,而这一间正要开始。王晓兰受到眼前的刺激,内心的情欲刚刚被勾起。

郑浩林立起身来,脱去了长裤跟内裤,朝着趴躺在床上的王晓兰,把己经铁硬的大肉棒,插进王晓兰已经水流成河的小淫穴里。

王晓兰忘情的呼叫了一声:「啊!」

郑浩林的肉棒虽隔着王晓兰的内裤磨擦着,但乱伦的诱惑,使他们两人蒙闭了良知。郑浩林加重力道不断的磨擦,双手扶着王晓兰的腰部,两人陷入了疯狂。

王晓兰的下身早就一片水汪汪的不停往下淌了,她赶紧坐起身来,跨坐在郑浩林阴茎头的上方,太大了。王晓兰都有些怀疑自己这个久未经雨露的小嫩穴是否承受得了,欲火的煎熬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狠下心往下一坐。

「噗叽!」一声,由于郑浩林的阴茎太大,虽然王晓兰的小嫩穴已经是春水泛滥,初时也很困难。但随着王晓兰的渐渐坐入,郑浩林的阴茎终于到达了阴户底部,顶在花心上,那滋味令王晓兰再也忍不住了,憋了老半天的喊叫声终于发了出来:「啊!哦!嗯!好涨满啊!啊!」

渴望已久的大肉棒终于尝到了,王晓兰上下活动着自己丰满的臀部,淫水越来、越多,把本来已经湿透的毛巾被踢到一边。

郑浩林看到王晓兰坐在自己身上正在淫叫,漂亮的脸上香汗淋漓,肥硕的乳房随着剧烈的动作来回上下摇晃,自己的肉棍正被热乎乎的紧紧的甚么东西包住,他那欲望之火已经燃起。

王晓兰忘我在呻吟,郑浩林一挺自己那火热的大肉棒,王晓兰感到都要插到胃里去了,一阵又疼、又麻又痒的感觉。

王晓兰她那又白、又坚挺的乳尖磨擦着郑浩林的胸膛,两只雪白的胳膊搂住他的脖子,香唇一下就吻到郑浩林的嘴上。

王晓兰用手一摸下体和肉棒结合处,还有一大截没有进去呢,对女婿更是又怜、又爱,便说:「浩林!你上来吧!」

郑浩林一翻身换成男上、女下式,他把他那火热的肉棒插在王晓兰紧紧的肉穴里,一提、一送,开始抽动起来。

王晓兰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渐渐感觉到郑浩林的龟头一涨、一涨的,撑得自己小嫩穴里难受,便知道郑浩林要射精了,便努力配合抽送。

果然,郑浩林闷哼一声,铁一般硬的肉棒里喷出股股精液,直喷得王晓兰浑身颤抖,精神一松好像升入了十万米高空,从小嫩穴深处也泄出了阴精,两股水流汇在一处,从王晓兰的穴口往外淌,两人都感到无比的舒爽,也顾不得擦拭,赤身裸体相拥而眠。

良久,谢长成首先醒来,王晓兰是背着谢长成睡的。刚睡醒的他发觉他的大肉棒又再涨硬起来。于是,谢长成就在王晓兰撅起的大屁股上,把他那一根粗大淫棍斜斜的插了进去。

这时王晓兰的小骚穴里淫水泛滥了,谢长成还没有操几下,他想刚才在她的大白屁股上用鸡巴慢摩轻擦是管用了。

谢长成的两手抱住王晓兰的胸脯,将阴茎全部放进去,用力又做起了活塞运动。

谢长成问:「喔!嗯!哦!妈妈!喔!嗯!哦!你舒服吗?」

王晓兰呻吟着说:「喔!嗯!哦!喔!啊!哎呦!喔!嗯!哦!喔!舒服死了。你的东西怎么!这么大呀!使劲用大鸡巴嘛!喔!嗯!哦!喔!啊!操我的老浪穴吧!喔!嗯!哦!喔!啊!。」

谢长成把大肉棒拔了出来,让王晓兰回头看,他故意的说:「喔!嗯!妈妈,你看我的东西也不是很大呀!」

王晓兰见阴茎上湿漉漉的如同淋了水一般,便知是她的骚水所致,脸上更红了。说:「喔!嗯!哦!喔!啊!羞死人了嘛!喔!嗯!哦!喔!啊!快放进我的老浪穴里,放在外面多难看哟!喔!嗯!哦!喔!啊!。」

谢长成问:「喔!嗯!哦!妈妈,你的老荡穴为甚么这么多的水,比佩儿的小嫩穴流的骚水还要多啊!喔!嗯!哦!喔!啊!」

王晓兰拍了谢长成一下,羞羞地说:「喔!嗯!我的老浪穴还不是让你的大肉棍给操的很爽嘛!喔!嗯!哦!喔!啊!我的小冤家!喔!嗯!哦!我已经一年多没有操穴了,你的鸡巴这么大,可得轻点嘛!喔!嗯!哦!喔!啊!」

谢长成当然点头称是,他使她光滑的屁股里的老浪穴全张了开来,可爱的王晓兰全身白的要命。

谢长成在王晓兰张开了的大骚穴那小缝舔了一大口,搞得她心花怒放,说:「好吃吗?觉得好吃以后我天天让你吃。你平时也吃我女儿的小浪穴吗?」

谢长成说:「佩儿的小嫩穴当然是吃过了,不过你的老骚穴吃起来更有味。」

王晓兰格格笑着说:「我还没有清洗我浪穴,所以一定是很有骚穴味了。」

谢长成在王晓兰大腿下的阴户前又舔了起来,说:「不错,不错,好味道。」

王晓兰说:「喔!嗯!哦!喔!啊!孩子别闹了嘛!喔!嗯!哦!喔!啊!快点插进来吧。我要啊!嘛!喔!嗯!哦!喔!啊!」

谢长成于是一挺身,扑哧一声,将阴茎一下子就全部捅进王晓兰的滑湿阴道里去了。他一边抽插、一边说:「喔!嗯!啊!老妈,你的老骚穴怎地还这么紧嘛!喔!嗯!哦!喔!啊!」

王晓兰在谢长成身下哼着说:「喔!嗯!孩子,那都是你的大鸡巴太大、太粗又够硬了!喔!嗯!哦!喔!啊!」

由于王晓兰娘的老骚穴很长时间没有被淫棍抽插过,谢长成的阴茎一插进来,只觉将老淫穴撑的满满的,每下操穴都捅到了她的阴道深处,并且使劲的摩擦阴道带来了很大快感。

谢长成一边慢捅快抽,一边问:「妈妈,怎么样,好受吗?」

王晓兰点头称是,香汗漂流,大口喘气,叫床连连。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郑浩林的大肉棒吐出精液,随即软了下去,在乱伦的刺激下,使郑浩林更快射出精液

郑浩林的双眼直视着眼前的电视萤幕,只见卢国良与卢佩儿整理一下衣物,便匆匆离开退房。

王晓兰扭着头,眼中透露出怨恨的神情看着郑浩林说:「你这样就结束了吗?」

郑浩林说:「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未免太刺激了!」

王晓兰说:「嗯!我不是怪你!唉!是你爸爸跟你老婆对不起我们在先!」

郑浩林缓缓立起身说:「妈妈,算了,我们离开吧!」

王晓兰说:「等一下,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们!」

郑浩林不解的问:「妈妈!你这是甚么意思!」

王晓兰说:「难道,我对你来说是已没有吸引力吗?」

郑浩林说:「妈妈,你的意思是!」

郑浩林在与王晓兰说话期间,肉棒也慢慢勃起。

王晓兰说:「来吧,我们也来享受乱伦的滋味!」

王晓兰一说完,郑浩林迅速脱去了王晓兰的内裤,将肉棒刺向王晓兰的小浪屄。

王晓兰说:「嗯!来吧!浩林!啊!」王晓兰发出了呻吟声,郑浩林更加快的猛力冲刺

郑浩林说:「妈妈!郑浩林好舒服喔!妈妈!郑浩林干的你爽不爽」

王晓兰说:「嗯!谢谢你!浩林!妈妈也很舒服!」

郑浩林说:「妈妈,要不要换个姿势?」

王晓兰说:「好啊!嗯!」

郑浩林将王晓兰趴在电视萤幕上,他的双手摸向王晓兰的胸部,郑浩林猛烈的冲刺。

王晓兰说:「嗯!啊!」

突然,郑浩林感受到王晓兰小穴,不断喷洒阴经,打在郑浩林的肉棒,看来王晓兰一经高潮了。

此时的郑浩林必须立刻抽起自己的肉棒,因为郑浩林也快射精了。但王晓兰好像知道郑浩林的心意,说:「浩林,射在里面吧,也让妈妈怀孕吧!」

郑浩林说:「好!」

郑浩林那好字说完,他重重一顶,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射进王晓兰的小浪穴里。

王晓兰摸着自己的小浪穴说:「好久没做了,小骚穴还是麻麻的!」

郑浩林说:「妈妈,如果以后你还想要的话,女婿会陪着你做的啊!」

王晓兰说:「以后一定还有机会的,我知道你的孝心,时间不晚,也该退房走人了」

郑浩林穿上了自己的衣物,将监视器烧录的光碟放入自己的口袋,因为郑浩林知道这片光碟将是日后郑浩林最大的王牌

郑浩林勾着王晓兰的手离开了饭店。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