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GL)轻吻那朵花瓣(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四周笼罩在一片夜幕之中。 

星星在夜空中眨着眼睛,居民家中点起了盏盏团聚的灯火。

从那间内衣店出来之后,我们两人都默不作声。 

不是因为吵架生气的缘故。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只是……现在比以前更加理解对方…… 

只是这样并肩走在一起,幸福的感觉就从胸中涌来。 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姐姐大人』

『什么?』

『嗯、那个……』

有太多想说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那个……所以……』

我涨红了脸,语无伦次起来。 

『七海』

『是的!?』

『这次……要来我家玩吗?』

『咦?』

『当然,就留宿一晚吧。』

『……好的!』

莞尔微笑着的姐姐大人。

星空之下,我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课间活动时分,同学们忙碌的在教室里往进行着准备。 

还有几分钟,朝会的铃声就要响起了。

一心一意和别人闲谈的同学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还有拚命赶作业的人满脸绝望的奋笔疾书着。 

这就是很平常的早晨上课前教室里的样子。

虽说都是大小姐,平日里都很整洁谦恭……不过也有这样的时候。

只是……

『啊哈……呜……』

从早上开始已经好几次这样了,面对着晨风……

『嘿嘿、喔呵呵……』

意义不明的笑着。

『哎呀!?怎么办!?』

完全没有察觉、自己一个人在做着奇怪的表情。 

不好,忘了是在教室里不知不觉就……

『贵安,七海同学!』

『嗯……果然、还是用老家带来的土特产比较好吧?……』

『七海同学?』

『和姐姐大人这样出生高雅的人在一起的话、礼仪也是很重要的……』

『七海同学,你在听着吗?』

『咦?』

『七海同学,刚刚的话你听到了吗?』

『啊……刚才是在叫我吗?』

『嗯、一直在和你说话哦。』

『啊、哎呀……真对不起!』

『没关系……不过你今天是怎么啦?』 

『咦……?』

『一直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啊……』

糟糕……

我的妄想不会都写在脸上了吧。

『七海同学、从刚进校门的时候就感觉不太对劲呢。』 

『难道……有什么烦恼吗?』

『不、没有这样的事情啦……』

其实呢、这些事情是不能告诉她们的啦。

不然的话,会引起大骚乱的。

『说出来就好了……』

『要是有什么烦心事的话、别担心,就告诉我们吧!』 

『嗯。谢谢……』

『唉呀、已经这个时间了』

『老师要来了呢。』

同学们都赶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啊……』

稍微松了口气。

『不行啊,怎么能这样、喜形于色了。』

心里在想什么都会写在脸上,这算是我的一个坏毛病吧。

顺便说下,虽然我的坏毛病有十个左右,不过,这个是最要命的。

『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今天……』

今天是--

第一次,去姐姐家留宿的日子!

『姐姐大人的家……』

一次都还没去过呢。

无论怎么说,姐姐大人的家业可是日本全国最大的连锁医院。

像我那样的平民登门拜访的机会,可是十分少有的。 

上一次,仅仅是从姐姐大人家的门前经过呢。 

『不过,比想像中的要小呢。』

确实、母亲听我描述后是这样说的。

姐姐大人也说过『房间太大不仅浪费扫除也很麻烦』这样的话。

虽说如此,对我来说这样已经是豪宅了…… 

『咦、那个……我到底是在慌张什么呀?』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呢。』

『哎……?』

不知何时,任课老师已经站到了我的面前。

『织田七海同学,早就已经开始上课了哟。』 

『是的、对不起……』

教室里顿时充满了窃笑声

感觉……好害羞……

『那么、今天的值日生是谁?』

『啊、是我……』

……脸因为害羞涨红了。

『请把这个复印后分发给各位同学。』 

『是,我知道了。』

『然后,如果有烦恼的事,试着和谁商量一下怎样?』 

『啊、不……谈不上烦恼,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是吗,那就好。』

『对、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

『失礼了。』

『呼……』

我真是个笨蛋啊……

想法又浮现在脸上,被老师注意到了……

『这个样子要是被姐姐大人看到的话……』

『我看到怎么了?』

『呜呀!?』

吃惊的向后一跳,才发现姐姐大人就在身边。

『姐、姐姐大人!什么时候来的!?』

『只是碰巧路过,看到七海在职员室门口自言自语就……』

『啊呜……』

被看见了……

『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

上课的时候发呆被老师训斥-- 

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出口。

『因为今天轮到我当值日生。那么,姐姐大人为什么过来呢?』

『是关于委员会的事,老师叫我过来下。』

『所以就来职员室了,然后看到七海……』

啊啊,又被姐姐大人看到丢人的地方了。 

『比起那个,不是说在学校了不用「姐姐大人」这个称呼么?』

『啊、是啊。那么、姐……优菜前辈。』

『是的、呵呵……』

因为我们的关系是秘密、所以在学校里的时候还是用以前的称谓--在别人面前的话。 

但最近叫『姐姐大人』的时候太多,不知不觉就…… 

真是不小心。

『七海,你的父母同意了吗?』

『是的,那是当然。』

『一说起是到姐姐--不对、优菜前辈的家里去,马上就同意了。』

『是吗?太好了。』

姐姐像是放下心来的样子、把手从胸口拿开。

『那么,放学后见了。』

『是!』

终于,漫长的一天结束了--

『喔呵呵……嘿嘿∼☆』

『真是的,七海一直在笑个不停。』

『那是因为,马上就要到姐姐大人家里去呀!』

『好高兴好高兴、今天一整天上课的时候都在想这件事情呢!』

『呵呵……七海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真没办法呢……』

姐姐大人一边说着,一边和善的微笑。

这么说也许很唐突,但姐姐的家就在学校旁边这点让我很羡慕。

我这么说真的只是单纯的羡慕而已。

比如说,早上可以放心懒床什么的。

不过,姐姐大人说家离学校太近,也有不方便的地方。 

『好,就是这里。』

姐姐大人停下脚步。

眼前立着一扇非常气派的大门。

『呜哇哇哇……』

被领到姐姐大人房间的我、不禁叫了出来。 

『那么,请快进来吧。』

『是、是的』

啊啊……这就是姐姐大人的房间。

装饰比想像中要朴素的多,但是我的房间依旧是赶不上的。

宽敞的床看上去相当的柔软,真想在上面去蹦蹦。 

『我的房间是不是太简单了?』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宽敞的床看上去相当的柔软,真想在上面去蹦蹦。 

装饰比想像中要朴素的多,但是我的房间依旧是赶不上的。

宽敞的床看上去相当的柔软,真想在上面去蹦蹦。 

『没有这样的事!姐姐大人的房间是最棒的!』 

『啊、是吗?』

『是的!是真的,住在这样房间人也会长寿的哦!』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只要你高兴就好。』 

『嗯!』

『我去拿饮料来,请稍等一下。』 

『啊、是的』

姐姐大人的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个人。

『呼……』

长吐一口气。

一直憧憬着的姐姐大人的私生活,现在就在我面前了! 

这样的话、想要稍稍参观一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稍、稍稍看一下吧……』

参考书和小说混在一起,书柜上排列着哲学和医学方面的著作。

其中、还夹杂著几本儿童绘本。

『咦,原来姐姐大人还看绘本啊。』

姐姐大人撒娇的『源头』现在被我找到了,顿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啊、这里还有漫画。』

姐姐大人原来也看漫画啊。

真是意外。

『都看些什么呢?……』

『漫画百事通布鲁赫斯』

『地狱大相扑』

『魔子的魔法改造指南』

『………………』

算、算我没看见。

『啊、这是dvd啊!姐姐大人都看些什么电影呢……』 

『黑道新娘∼广岛抗争篇∼』

『幻兽チュパカブラ』

『飞行员紧急弹射系统揭秘』

『………………』

『算了,各、各有各的兴趣爱好嘛!』

这样看来,从明天起要对姐姐大人另眼相看了…… 

『话说回来,姐姐大人好慢呢……』

看了这么多东西、时间应该过去了不少。

『怎么回事呢?』

呜,真是无聊。

重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今天、整晚都要和姐姐大人在这个房间里……』

『不、不要,为什么心里砰砰直跳……』

『好好考虑一下,现在的状况,是第一次到恋人的房间里来……』

这么说的话……不就是要第一次h的桥段…… 

『等等,我在想什么啊!』

『话说回来,我们的第一次不是早就做过了么……』 

『等等、这个问题不是这样来考虑的……』

好紧张……好紧张……

『对、对了。姐姐大人有些什么样的衣服呢?』 

『稍微看一下的话,没关系的吧……』

啊啊,姐姐大人原谅我吧。

我擅自打开了姐姐大人您的衣柜。

但是但是、都是姐姐大人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的错。 

『那么、我来参观了……』

我一边自作主张的辩解,一边拉开衣柜门。 

『呜啊……全都好可爱∼』

有着华丽花边的裙子、蕾丝晚装、配有大缎带的罩衫……

总而言之,都是很有少女情怀的衣服。

看上去很成熟的姐姐、服装的品味倒是意外的可爱呢。 

『哇!哥特萝莉系∼』

继续向里看,让人震惊的洋装出现了。

『这边的抽屉里呢……』

这次的抽屉里全是内衣

『哈啊啊?姐姐大人的内衣……』

细微的部分都有花边点缀,总的来说都是些非常高贵的内衣。

『呜呜呜!?这、这是!……』

哇!终、终于发现了!

黑、黑色的内衣!

这件内衣、除了最关键的地方有少量的布料、几乎完全是用半透明的蕾丝制成的。

这样式真是太厉害了

『这、这是姐姐大人的……』

啊、不行……

再想下去要流鼻血了……

『哦、哦呵呵……』

真的对不起啦,姐姐大人。

七海已经停不下来啦。

不、是不想停下来!

我慢慢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姐姐大人的床边。 

『这、这是姐姐大人的床……』

其实,一直忍耐着。

进入房间的瞬间,就被姐姐大人的香味包围……

当接近床的时候,那种香味变得更加强烈…… 

『一定,在这张床上……』

我不假思索的扑倒在床上。

『啊,是姐姐大人的味道……』

『每天晚上,姐姐大人就在这里……啊∼枕头好软……好闻的味道……』

将枕头抱在胸前,在床上滚来滚去。

要是被谁看到的话,会觉得很奇怪吧。

不过∼不过∼

『我真的此生无憾了呀!』

『呀啊、姐姐大人∼!』

『什么事?∼』

仰头一看,姐姐大人就站在房间门口。 

『………………』

『………………』

『……看、看到了?』

『看到了哦……』

『从、从哪里开始的?』

『那个啊,从七海翻看我的内衣开始……』 

『那么,就是从最初开始了……』

『嗯∼』

………………

…………

……

『不-要-啊-!』

被、被看到了!全部被看到了!?

『冷、冷静下来、七海!』

『已经不行了!被看到了那个样子、人生中没有比这更加丢人的事啦!死掉!死掉算啦!』 

『呀啊!现在这么做还太早啦!』

『给、给你添麻烦了。』

终于安静下来的我,深深的垂着脑袋。 

『好了、没关系的。』

姐姐大人温柔的微笑着安慰我。

那个、要是现在地上有个洞的话,真想钻进去,然后用混凝土封住洞口不出来了。

『我在姐姐大人家里做出这样的事,这是何等的失态……』

『算了,没什么啦。』

『可是,如果这么大吵大闹的话家里人一定也听得见……』

『啊、这个不用担心。』

『咦?』

『因为,今天只有我一个人。』

一个人?……

『那个,也就是说……』

『今晚,只有我和七海两个人哦☆』

『两人……和姐姐大人一起……』

恋人家中,双亲不在,两人独处……

各种各样的关键字在我的脑海中产生着激烈的化学反应。

很快,我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姐、姐姐大人,难道……』

『直到早晨以前,晚饭、洗澡、睡觉都在一起哦!』 

姐姐大人露出得逞的笑容。

『哎哎哎哎哎∼∼∼!?』

我的惨叫声回响在附近的住宅区……

『哈阿∼……嘴巴好辣喔∼』

『真是的,七海把三碗当作一碗吃。』

『因、因为是姐姐亲手做的料理不知不觉就……』

自己也觉得有点吃太多了。

就好像去旅行时对当地的名产不知不觉就会多吃一些的那种心情。

能明白吗?

『但是但是!姐姐大人做的咖哩真的很好吃嘛!』 

只不过……太辣了一点。

『唔呼呼,谢谢。』

『姐姐大人对料理有兴趣吧?』

『对呀,说是兴趣也算是吧。』

姐姐大人的兴趣是做料理……

这还是第一次知道,不过我认为非常适合她。 

而且……姐姐大人穿围裙的样子棒极了。

穿着轻飘飘的围裙站在厨房里的姐姐大人。

在那注视着我。

感觉简直就像新婚的夫妻。

『七海不会做料理吗?』

『我、我吗?』

『之前不是说喜欢糕点吗?不想自己做看看吗?』 

『这个嘛,我是……专门吃的类型。』

当初为了讨妈妈高兴去烤饼干,结果弄得头晕眼花。 

『我也想自己做看看,不过我对这种精细的工作很不在行。』

『那么这次就一起做吧。』

『一起……做吗?』

『对呀,一定很快乐的。』

我和姐姐大人两人并列在厨房里……

『真是的,七海沾到奶油了。』 

『欸?欸?在哪里?』

『不要动,让我来弄掉……啾∼』

『咿呀!?姐、姐姐大人…』

『哎呀,奶油就在这里呀。』

『姐姐大人不要舔啦∼』

『唔呼呼,我发现了……好可爱的蔷薇花蕾』

『啊啊,那,那是∼∼∼』

『不可以姐姐……花蕾、花蕾不可以啦∼』 

『七海……七海?』

『……哈!?』

『怎么了?一个人在烦脑什么?』

『没、没有、没有什么啦』

危险危险……又在幻想了。

而且在这个时候胡思乱想是很危险的。 

『但是好奇怪,妳好像在流汗耶……对了,要去洗澡吗?』

『洗澡……』

姐姐大人家的浴室……一定是又大又漂亮吧。 

哈!?

该不会,这就是姐姐大人要暗示的『一起去洗澡』信息吧!?

『七海去洗澡的时候,我先把床铺准备好。』 

……好像不是耶。

『有点失望。』

『怎么了?』

『没、没什么。那就照妳所说的,我去洗澡好了。』 

『好吧。替换的衣服,不要忘了。』

『好的。』

晚饭也吃了。

澡也洗了。

除了我和姐姐大人,家里没有任何人。

接下来,只剩下我和姐姐大人的时间。

我看着姐姐大人,只想着姐姐大人的事。 

其他什么事都不管了。

只要姐姐大人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胥偺壴傃傜…胥偺壴傃傜…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七海……』

『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的脸靠得很近。

用她柔软的手掌温柔的抚摸我的脸颊。

『这样的日子……就像梦一样。』

『我也觉得……』

姐姐大人就在身旁。

一直憧憬着,平时的目光只追随的那个人,对着我微笑着。

『初次相会的那一天,还记得吗?』

『我没有忘记。我从那天起一直对姐姐大人……』 

『唔呼呼…我也是』

『初次见到七海时,就觉得怎么会有表情那么丰富的孩子。』

『啊……』

入学典礼那天-

因为裙子破了而哭泣的我,姐姐温柔的招呼着我。 

那时的感动,还有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心跳…… 

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恋爱。

『笑也好哭也好,表情都是那么会变……』 

『啊啊,如果和那孩子在一起的话会很快乐。』

『我觉得那时候,突然现身的姐姐就像玛利亚一样。』 

『我是玛利亚?』

『对呀,就像从天国降临一样。』

『真是,这么说太夸张了。』

姐姐窃窃的笑,可我是认真的。

那个时候对我来说,的确就像来拯救我的女神一样。 

『没那回事!对我来说姐姐就是玛利亚--不对,是在那之上!』

我不禁强握着姐姐大人的手。

『入学以后我就一直对姐姐大人……』

『就算是委员会也想和姐姐大人在一起,因此一心一意的去参选。』

『这样呀……』

『因此被选中的时候我非常高兴。』

『不过这件事……』

『欸?』

『其实,有点作弊。』

作弊?什么作弊。

『环境整备委员会,是从候选人中以学业成绩优秀的人做为优先选择。』

『学、学业成绩……?』

『就是读书和委员会活动两者能兼顾的人为标准……』 

『呜……那样的话,我本来是……』

不能自傲,我的成绩在中下。

总之不能说是成绩优秀。

『因为我把七海强力推荐给委员会。』 

『所以才能和七海在一起。』

『姐姐大人……』

『可是万一、总觉得这样不太好。』

『我只想在平时也能亲近七海。』 

『姐姐大人、我、我……』

『七海……』

我们自然的将唇重叠着。

『恋爱的心情』又再度在我的心里动起。 

想稍微靠近姐姐大人。

那样的冲动支配着我的身体。

躺在床上重合在一起的我们。

姐姐大人的皮肤微微渗出汗水,脸上露出薄薄的红晕。 

『七海的花瓣……是可爱的粉红色呢。』

『呀、啊啊啊……』

姐姐大人的指尖,在我的花瓣上反覆摩擦。 

『啊……呜呜……呀!』

本来已经有些潮湿,现在在姐姐指头的玩弄下发出了滋滋的水声。

『呵呵……七海的蜜汁流出来啦。』

『嗯……啵啾……真美味呢☆』

姐姐将沾满我爱液的手指放进嘴里。

脸上害羞的像是火烧一样。

『我的手指,觉得舒服吗?』

『不、不要说这样的话……』

『啊,是吗?这些色色的液体都溢出来了哦。』 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呜啊!?』

姐姐大人的指尖触到了我最敏感的地方。

看到我禁不住产生反应的样子,姐姐大人看起来很快乐的继续玩弄着那里。

『姐、姐姐大人欺负人……』

『被你这么说,真让人伤心呢。』

『我只是因为最喜欢七海、所以想要让七海的觉得舒服呢?』

『这、这是因为……呀啊啊!?』

姐姐没有回话,只是专心的爱抚着我的阴部。 

『啊、呜……呀啊、不要这么玩弄……』

姐姐大人的指法娴熟细腻,大概因为都是女孩子的关系吧。

那只手指,彷佛对我的身体了如指掌,直接朝着我最敏感的地方移动。

『啊、啊啊啊……』

我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已经任由姐姐大人摆布了。

但是……不行。

只有我一个人舒服太不公平了。

我要让姐姐大人也舒服起来。 

想用我的手指,我的舌头为姐姐大人做些什么。 

『姐、姐姐大人…呜……』

我努力的把嘴唇贴到姐姐大人的秘处上。

『哎呀!?』

姐姐的秘处微微散发着肥皂的香味。

『姐姐大人也……嗯……嗯啊……也请舒服起来吧……』

『啊、呜啊……七、七海的舌头、我的那里有感觉了……』

姐姐大人的舌头也不服输的伸进我的阴部。 

『嗯、恩啊……』

手拨开入口,舌尖顺势滑入了我的体内。 

『呜、好、好激烈……七海温暖的蜜汁、满满的溢出来了……』

『呀、啊啊!……不要舔那里啊……』 

我也不输给姐姐,用舌头努力的玩弄着姐姐的秘处。

用舌尖爱抚着柔嫩的花蕾,彷佛要把它舐到融化一般。 

『呜呜……七海的舌头、在舐我的阴部……』 

『好、好厉害……姐姐大人的那里也流出了好多的蜜汁呢……』

『啊……呜呜呜!』

我一边用脸接受着姐姐大人的爱液,一边继续努力的侍奉着姐姐大人。

『嗯、这……这里是姐姐大人的花蕾呢……』

拨开花瓣露出了稍稍突起的小小花芽,用舌尖轻轻的触上去……

只是轻微的刺激,姐姐大人就产生了激烈的反应。 

『啊、啊呀……那里、别……』

用舌尖不停的爱抚,还不时用嘴吮吸一下娇嫩的花蕾。 

『啊……啊呀……呜……!?』

姐姐的身体向后仰起。

『啊、要去了……我忍不住了……』

一边这样说着,姐姐的爱抚也变得更加激烈。 

用舌尖玩弄着我的花蕾,指头也在我的蜜壶里来回抽动。

『啊、呜呜呜!我、我也是、阴部的感觉……要忍不住了!』

搅拌着不断溢出的爱液,发出了淫荡的水声。 

已经到极限了。

拚命忍耐着的快感,一口气倾泻了出来。 

并且,像洪水一样淹没了我的意识。

『深爱着的……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我也是……深爱着的……七海!』

那一刻、其余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炽热的爱液从姐姐的秘处一口气飞溅出来、我的脸上沾满了姐姐的爱。

不知为何,我的心情非常的愉快。 

『啊、啊、啊啊……』

『啊、啊……』

姐姐大人和我都筋疲力尽,就这样重叠着身体一动不动。

『七海……』

『姐姐大人……』

被难以形容的幸福感包围着,我注视着姐姐大人的脸。 

被汗水和爱液所弄湿的身体,不能说是非常的漂亮吧。 

但是,感受着肌肤相亲的温度,感受着和姐姐结合在一起的快感,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没错,我和姐姐是一体同心的--

我想,没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流着满身汗的我们一起进了浴室。 

嗯!这样并没有错。

接下来会做什么呢?

我想姐姐大概会说要帮我洗澡…… 

当然要拒绝这种事,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然后就会将这个地方跟那个地方洗得仔细,一点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

『呜∼……万一真的变成这样的话……』

终于了解到自己处于何种状况。

这种太过突发的状况、我在脑海里抗拒着接受这种现实。

『现在希望这只是我的幻想而已……』 

『七海在低低咕咕的说什么呀?』

『呜……』

姐姐和平常一样冷静。

不但冷静,而且看起来还很高兴。

『那个……姐姐大人、是认真的吗?』

『当然!认真很认真唷,认真到写[认真]都要念[严肃]的程度』

『虽、虽然不明白在说什么,不过姐姐认真的样子却传达出来了』

『那就快点准备吧。』

鼻里啍着气,姐姐大人在催促着我。

多少也要说明一下吧。

我们要做什么--

不对……应该是姐姐大人要对我做什么。 

事情的开端是在进浴室以前,在姐姐的房间里。 

『哈……哈……』

我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高潮的余味还未消退。 

汗从身体里冒出,呼吸自然变得急促。 

『七海……真的好舒服喔。』

『我、我也是……』

我的脸上,散满了姐姐的爱液。 

我用手指将它移到嘴里。

『嗯……咸咸的』

『欸?什么东西呀?』

『啊,就是那个……』

姐姐大人看着我脸,然后做出有点惊讶的表情。

『哎呀哎呀哎呀……我居然把七海的脸弄得那么湿……』

『啊、姐姐大人别在意』

『这样反而证明真的很舒服……我好高兴唷』 

『七、七海……真是的!』

姐姐起身突然抱住我。

『等下、姐姐!?』

『怎么这么可爱呀!欸,咕哩咕哩∼』 

『啊啊∼,别磨蹭了∼』

姐姐大人激动的用全身贴紧拥抱着我。

『可是……七海好狡猾唷』

『……嘿?姐姐大人那现在要?』

『决定了!把七海弄得全身都是汁,我要赔不是』 

『赔、赔不是?』

『没错!因此一起到浴室去吧』 

『浴室!?姐姐是不是又想做什么了--』 

『好了好了∼快点走啦-』

『啊、等一下姐姐大人!?』

就这样推推拖拖的被拉到浴室去……

到现在这状况。

『姐姐大人……我还是办不到』

『没问题的!七海一定办的到。』

姐姐说的再起劲也没用。

『我可以做保证!』

『不要,这种事就算做保证也……』

姐姐大人所说的『赔不是』并不是帮我洗澡-- 

『我把七海弄得满脸都是汁……』 

『所以现在轮到七海这样对我了!』

『我还是不能明白!?』

我驳回了姐姐的理论。

在各种意图中,我最不能接受这种意图…… 

『好了,七海!尽管来吧』

『尽管这么说但是……』

『那个东西本来就是在别人面前出不来的』 

『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不要在意我,我只是看着七海可爱的花蕾而已∼』 

『这样我更在意!』

『哎呀,七海的毛意外的浓密呢……』

『切∼,在旁边观察那么仔细还说什么呀!?』 

『因为七海的花蕾太可爱了嘛☆』 

『这不是理由∼』

姐姐自以为能理解。

然而,这就是所谓的……

照自己的意思去想。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嗯∼,果然每个人都有所不同……』

『呜呜……结果还是被观察了』

姐姐要我在这里尿尿不然就不离开。

因此哪有那么容易就出来。

而且,那里还被看得那么仔细……

『嗯……嗯嗯……』

『怎么了?脸红了耶』

『并、并不要紧』

为什么?

只是被看而已,身体怎么会热起来?

『嗯……嗯∼……』

渐渐的头开始迷ⅳ了。

『看吧、已经有一点了。加油!』

姐姐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从很远的某个地方传来一般 

『嗯、咕∼……』

似乎感到小腹有尿意了。 

讨厌……真的想要尿尿了…… 

『七海可爱的花蕾开始抖动了吗?』

『呀……这种事请别说出来……』

要出来了……尿尿……

『哈呜∼……嗯,咕呜∼……』

我拚命扭动身体忍住尿意。

但这只是时问的问题。

再怎么忍耐到最后还是会在姐姐的面前尿出来。 

『好了,别忍耐了快出来吧』

『我会全部接起来的∼』

姐姐伸出手掌做好准备。

『咕∼……哈阿∼』

『不行…到极限了……』

『嗯、呀∼、要出来了!出来了、尿尿出来了∼』 

忍不住的尿意、在我的下腹部爆发了。 

『啊、啊∼!』

『呀!?』

简直就像喷泉一样,喷发出黄金色的液体呈弧状往姐姐的身体降下。

『啊啊……好暖和喔,七海的尿尿……』

讨厌……我在姐姐大人的面前尿尿…… 

而且还尿在姐姐大人的身上。 

『呀∼、别接着,别把尿尿接着∼』 

我忍之又忍的尿应该没那么简单就接起来。 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感觉到……感觉到七海的体温』

尿出来的尿液还冒着热气,姐姐用着淘醉的表情接着它。

不久上冲的尿意没了,渐渐的尿势也变弱了。 

『啊……啊……』

说到我的话,已经是完全恍惚的状态。

在别人面前尿尿那种丢脸的感觉,和尿完尿那种快感的余味。

二者结合在一起,让我脑中一片空白。

『呜呜……我……已经嫁不出去了啦』 

叹气也不是办法。

如果变成这样,就要请姐姐大人负起责任。 

『七海的尿尿……好漂亮的金黄色……』

『姐姐大人?』

此时姐姐大人捧着我的尿液,正在观赏着。 

『呜……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么,我要开动了……』

『啊,等一下!?』

我慌张的拍打她的手。

『呀!』

『姐、姐姐大人!再怎么都不可以这样!』 

『啊啊……好浪费』

『姐姐用有点遗憾的眼神看着浴室的地板。』 

『姐、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还会再这样下去吗?

等下如果要求玩更异常的游戏的话…… 

『不、不要!我不敢想像』

心里还不知道姐姐是个好色少女,让我不禁感到恐怖又战栗。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哈唔唔……』

洗完今天第二次的澡,感觉十分畅快。 

再来应该就要去睡了…不过, 

『哈啊……』

我的心情却和身体相反,不觉得畅快。 

『啊啊……』

就这样坐了下来,嘴里只有叹息……

『七海真是的,还在消沈呀?』

姐姐和我完全相反,看起来很愉快的样子。 

『可不是吗,再怎么说那种事……』

『那种事,妳是说在浴室尿尿--』

『哇!哇!』

我急忙摀住姐姐的嘴,阻止她说下去。 

『姐、姐姐大人!羞花般的女孩,别说什么尿尿!尿尿之类的话!』

『妳自己不是说了』

『啊……,那不算啦!』

『七海真是的,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

『刚刚就没那么起劲』

『那、那个……那个场合的情形要怎么说,怎么说……』

现在想起来也真丢脸。

为什么会那么没有起劲自己也不明白。

哈啊……讨厌死自己了。

『但是……我好幸福喔』

姐姐陶醉的眯着眼。

『小花蕾抽动着,就这样无法忍耐的尿了出来……』 

『七海浮现羞耻和快感掺杂的恍惚表情,那真是太可爱了∼』

『拜、拜托妳别做那么详细的解说∼』 

『总之,我们不管是什么地方都彼此看过了!』 

『在我们2人爱的面前已经没有什么障碍了,这么说也不为过』

『什么嘛,姐姐的……性格变了吗?』

姐姐始终都会向前看。

但是……那也是我所喜欢的地方。

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有点暴走的倾向。

『说得也是……那我也没什么不能做的!』 

『这样的话,就可以做之前一直想做的事啰』 

『想做的事?』

『也不算是,姐姐刚刚太狡猾了!』

『刚刚姐姐大人任性妄为的也不先问一下,就次可以轮到我了吧?』

『七、七海?妳那是什么眼神……』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呼呼呼呼……姐姐不可以说不要喔……不要紧,不会痛的啦』

『啊啊∼,救、救命呀∼』

『啊、七海想做的事……』

『嗯∼啾啾……嗯呼呼∼』

我将脸靠近姐姐裸露的胸部。 

『想这样跟姐姐撒娇一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一下』 

对我来说好幸福唷。

将整个脸贴进姐姐丰满过度的胸里。

『真是的,原来只是这样呀,还以为是什么怪异的游戏呢,害我的心噗通噗通的跳』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怪异什么的,我才不会∼。我又不是姐姐』 

『啊啊、好过份!可以了吧。只有这样的话那就停下来』

『妳在骗人骗人!姐姐』

『唔呼呼,在慌了呢,真可爱∼』

『姐姐真腹黑……』

我打算进行反击,吸吮着前端的突起。 

然后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着乳头。

『阿嗯……七海,像小宝宝一样』

姐姐的全部我都很喜欢,特别是丰满的胸部是我的憧憬。

看起来就很柔软,夹在双峰之间想必很舒服吧……? 

怎么会,我总是会做些奇怪的妄想。

这个愿望实现了,现在我正抱着姐姐的胸。 

『嗯……姐姐大人……』

『唔呼呼……七海……』

姐姐的双手抱着我的头。

这个样子就像抱着小宝宝一样,用柔软的双峰紧贴着我。

『不用客气,想要尽情的撒娇吧?』

『是的……嗯,啾啾』

我就像真的小宝宝一样,很专心的抓紧姐姐的乳房。 

姐姐笑容满面的抚摸着我的头。 

『小宝宝……』

这句话突然从姐姐的嘴里说出来。

『欸……说什么呀?』

『嗯!想要一个……七海和我的小宝宝』 

姐姐有点寂寞的说着。

『小宝宝……』

这是不可能的。

很明显的事实。

因为我们都是女孩……

我一直没想过这件事。

这样的关系会维持到什么时候。

比如说,毕业以后。

姐姐一定进得去医学系。

然而我该怎么办?

和姐姐一起?以我的成绩来说是不可能的。 

如果那样就要和姐姐大人分开了……

不要,想到那个时候我快哭了出来。

『对不起!说了奇怪的话』

『小宝宝是不可能的事』

『没、没那回事!』

『喏,例如可以收养一个养子!无论如何多少会有方法的』

『七海……』

『因此……因此……我要永远都在姐姐大人的身边』 

『……好的,我也是。永远都要在七海的身边』

『姐……姐、姐姐大人!』

感觉到了极限,我禁不住的抱着姐姐大人。

啊啊,好柔软的乳房。

而且还有好香的味道……

欸嘿嘿,顺便又吸吮着乳房∼

『嗯……姐姐……啾啾』

『……啊……嗯……』

哎呀?

是我心理作用吗,姐姐发出奇怪的声音……

『啊……嗯……』

我旋绕式的舔着乳头,像热气般的气息从姐姐的口中呼出。

『呼……七、七海真是的,乳头吸的太过火了……』 

姐姐大人轻微抗议着。

『嗯哼……是这样吗?』胥偺壴傃傜侦咢偪偯偗参

我不理睬仍然猛攻着乳头。

顺便用手玩弄着另一边的乳房。

『嗯……哈……七海……』

渐渐的姐姐的声音明显的很妩媚。

难道说,姐姐……有感觉了?

『该不会姐姐胸部那方面很弱?』 

『才、才没有……』

『欸!』

我轻轻挟着姐姐的乳头。

『呼啊啊啊!?』

这个时候、姐姐大幅度的向后仰。

『这个是……』

『真、真是的,七海……小宝宝做这种事不行唷』 

想蒙混过去已经太迟了。

『啍呼呼……我发现姐姐的弱点了』

『妳、妳在说什么呀?喔呵呵呵』

『呼呼,都这时候了还说逞强的话∼』

我轻咬着开始变硬突起的乳头。

『咕,哈啊!』

这个动作让姐姐的身体有敏感的反应。

『姐姐的声音怎么表里不一呢?』

『因、因为……』

『唔呼……我会给妳做的更多』

我就照这样子持续爱抚着胸部。

『嗯…咕…啊啊∼』

每当我用手和嘴爱抚着胸部,结果姐姐像透不过气似的喘息着。

『真是的,七海好色喔……舔得那么仔细,即使不喜欢也……嗯哈啊∼』

『即使不喜欢,姐姐大人真是的∼ 根本就不觉得讨厌嘛』

姐姐大人还不给我老实点。

稍微用力咬乳头试看看。

『啊哈啊啊∼!?』

果然姐姐大人的声音飙得更高了。

这次用门牙转动着开始勃起的乳头,另一边用指尖捏。 

『嗯呼、啊、哈……咿……七海好熟练喔……』 

『唔呼呼,我只想让姐姐大人感到高兴,所以才拚命的做』

『啊∼……』

姐姐的身体微微的擅抖着。

体温上升,雪白的肌肤上隐隐约约的渗出汗水。 

『姐姐舒服吗?』

『嗯、嗯!……很舒服……好厉害……嗯呼啊啊』 

不会说的话从姐姐的嘴里说出来。

『姐姐……啾、啾……啾』

『啊∼、呼∼!七海吸着我的乳头……』 

『玩弄着乳头……咿呀∼!?』

注意到姐姐的大腿间已经是大洪水了。

简直就像尿床一样,在床单上画了一个大地图。 

『姐姐大人、乳房舒服吗?』

『很、很舒服!感觉好像被七海当作奶嘴一样……』 

『嗯∼……高、高潮了……乳头被啾啾到高潮了!』 

姐姐的身体突然向后仰,一口气到达了高潮。 

『嗯……哈啊哈啊……啊,咕∼……』

『姐、姐姐大人?』

呼吸越来越微弱的姐姐看起来很痛苦的低下头。 

是怎么了,有点让人担心。

『姐姐大人,那个……不要紧吧?』

『怎……怎么会不要紧』

『欸欸!?』

怎、怎么了!?

感觉姐姐的呼吸很困难!?

会是这样吗!?

『我已经无法忍耐了……』

『嘿?忍耐?』

『我已经转成受了……因此……』

『那、那个……姐姐?』

『七海要负责喔』

正想说些话的时候,姐姐大人像袭击猎物的野兽一样飞扑过来。

『嘿?啊,咿呀∼!?姐姐大人发狂了!?』 

『姐、姐姐大人确定没事吧!?』

『唔呼呼呼……七海真是坏蛋』

姐姐嘴角浮现出迷人的笑容,然后压在了我身上。 

感觉到姐姐的身体有点轻微的晃动。

『我要玩真的喔……』

『玩、玩真的!?』

难道说到目前为止都还没玩真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办法,因为七海太可爱了……所以要让七海真的达到高潮∼』

『咦∼??』

怎么变成了我的大危机!?

『看到了吗?七海的花蕾和我的花蕾结合了∼』 

『啊……啊啊……』

『七海一直猛舔我的乳头,妳看……我那里都湿成这样了……』

现在、才注意到姐姐大人那粉红色的秘处已经被爱液完全浸湿了。

『想让七海和我感受到一样的感觉。』

这样说着,姐姐大人在我的花蕾上摩擦着微微张开的秘缝。

『呜呜……啊呀……』

粘膜与粘膜相结合的柔软触感。

还有,姐姐大人的体温。

『呜……感觉、七海的花瓣……也好舒服呢……』 

『啊、啊……姐、姐姐大人……感觉好奇怪……用这样的方法做……』

『我也……我们的那里……我的那里能感觉到七海……』

一边说着,姐姐大人一边继续摩擦着被爱液浸湿的秘处。

『啊!呜呜! 那、那里……继续摩擦那里吧!』 

两人的爱液发出羞耻的声音飞溅着,这就是出于爱而结合肉体的行为。

相结合的部位感觉快要融化了。

『呜呜呜、感觉到了、七海的温度……那里感觉到了……』

『啊啊……深爱着……深爱着七海--』

『喜欢……最喜欢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头脑中一片空白。

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眼前的姐姐大人,就是我的全部。 

『啊、啊呀……忍不住了……我、我已经……什、什么都不能思考了……』

『要去了……七海……要高潮了!』

『是、是啊,那里觉得好舒服……』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啊啊啊啊………要来了……要高潮了……啊、咿呀呀呀∼∼!』

『深爱着的……深爱着的……深爱着的……啊……要、要高潮了……要高潮了……七、七海……七海∼∼!』 

姐姐大人在高潮来临的同时依然激烈的摩擦着我的阴部。

我和姐姐大人相结合的秘处发出了淫荡的水声,爱液四处飞溅开来。 

至今为止从未出现过的一体感。

我与姐姐大人融为一体的感觉……

已经不在想什么了。

现在只有一直在想着。

要和姐姐永远……在一起……

『唔呼呼……七海……』

啊呀……

我怎么了,这是谁的声音……

妈妈?

不是。

是比那更加温柔的声音。

只是听着心情就很舒服……

而且,是谁……

是谁抚摸着我的头,感觉有点难为情。 

啊啊,我……

『醒来了呀?』

『欸……』

张开眼睛,那温柔的声音是从上方传来的。

『姐姐……』

这里是姐姐的房间?

总觉得记忆很模ⅳ。

『七海刚刚失去意识了吗?』

『失去意识?』

慢慢的血液充满了模ⅳ不清的脑袋。

因为我太过舒服所以脑中一片空白…… 

然后就昏迷了。

『对不起,姐姐大人』

『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我昏过去,把姐姐大人丢下了。』

『没关系!也因此让我看见七海可爱的睡相』 

『睡相……』

忽然注意到。

这么说,在脸颊上那柔软的感触是什么。 

很温暖又光滑,还有香香的味道……

然而在我眼前的是茂盛的小森林。

『啊,我!?』

『呀!』

不、不知不觉得我居然睡在姐姐的膝上!? 

『真是的,不要乱动』

我慌慌张张的急忙起来,姐姐又把我强压回膝上。 

『但、但是……』

『没关系。暂时就先这样好吗?』

说着姐姐就抚摸我的头。

『…………』

怎么会……自己也不可思议的平静下来。

姐姐的膝很温暖,抚摸着头的手也很温柔-- 

这全部有让人怀念的感觉。

『最喜欢……七海了』

突然姐姐嘟嚷起来。

『我也是……最喜欢姐姐了』

我自然的那样回复。

『唔呼呼……』

『欸嘿嘿……』

真的好幸福喔。

只要这样下去就好了,其他什么可以不需要了-- 

我这么想着。

『姐姐大人不会觉得重吗?』

『没问题的』

『但是,我睡着的时候,都一直是这个样子吗?』 

『对呀……不过,我完全不介意』

『但是,把七海可爱的睡相用数位相机拍下来,还要忙着到好多地方恶搞呢∼』

『啥!?』

『啊啊,这是我的「小七海收藏品」的更新档……』 

『姐、姐、姐姐大人!』

『怎么了?』

姐姐总是用笑容做回答。

『恶、恶作剧是在做什么?』

『这个嘛,这种事跟那种事不能说出口……』 

『啥∼!?』

『唔呼呼呼』

『人、人家睡着的时候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事!』 

『因为,七海太可爱了吗∼』

『那不是理由!』

『讨厌、七海生气了∼』

姐姐的身体扭捏了起来。

呜∼……好像被玩弄的感觉。

这样的话……

『嘘∼』

『七海?怎么了?妳是不是在看什么东西?』 

『我在视奸姐姐最重要的地方』

『最、最重要地方!?』

『因为姐姐不是在我睡着的时候恶作剧吗?』 

『所以这是我的报复。嘘∼』

『呀∼!?』

『姐姐下面好像算是少毛的耶一』 

『喂!妳在观察什么呀』

『呀!?』

碰一声,我被扔下床。

呜∼,玩笑有点过头了。

『七海真是的,我对这种大事一向很认真,妳好像还不明白的样子?』

『啊……』

『糟、糟了!』

姐姐又变成好色模式了……

『唔呼呼呼……觉悟吧七海∼』

『救……救命呀∼!?』

『呵呵……七海呀……你难道真的不明白吗?』 

『呜……那、那样的事……呜呜呜∼』

姐姐大人扭动着绝妙的腰肢,在我身上摩擦着湿透了的秘处。

『啊呜呜……姐姐大人、好热……』

『七海的那里也好热……而且、都被爱液给湿透了…』 

『呀……那样的话……不要说出来……』

姐姐大人的言语刺激着我。

在羞耻和快感的双重刺激下,我的秘处不断的溢出爱液,大腿之间完全被浸湿了。

『啊……这、这样做的话……好舒服……』 

彼此的秘处紧紧的贴在一起,像画圆一样扭动着腰肢。 

从结合的缝隙里发出了淫荡的水声。

『啊啊……那里、已经湿嗒湿嗒的了……好、好舒服……』

『我、我也……更加激烈些……让我的子宫也能感觉到七海……』

双腿相互紧紧缠绕在一起。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啊啊、七海……更加、更加激烈一点吧!』

快感像是波浪一般向身上袭来,我们两人弯曲着下半身,贪婪的互相索取着快感。

身上的汗水和爱液混合在一起。

我们就这样裸露着令人羞耻的身体……

『呀啊、姐姐大人也……也请更加激烈的摩擦那里吧……』

『七海的花瓣……这么张开的话,看上去好煽情呢……』

但是,已经什么都不能思考了。

怎么做才能更加舒服呢?

怎么做才能更多的感受到姐姐大人呢?

被这样的想法支配着,身体不住的扭动着。 

『七海……我已经……』

『呜、呜呜……我也是……那么、一起高潮吧……』 

快感的波浪再次向我袭来。

这次,要比刚才更加的强烈。

『啊、啊啊……呜、呜啊啊啊啊啊!』

『高、高潮来了,啊啊啊!』

只顾重复着相同的动作,绝妙的快感带走了我们的意识。

快感如同电流般在全身奔走。

脑中一片炽热,我的大脑已经被激烈的快感所吞噬。 

『啊……啊啊……姐姐大人……』

『呼……呼……』

松懈下来的姐姐大人,彷佛没有听到我的呼唤。 

『姐姐大人……』

还不满足……

我想更多的感受到姐姐大人……

『姐姐……我还要……』

『咦?……啊、啊啊啊啊!?』

我再一次将秘处与姐姐大人结合在一起。 

『呀、呜啊啊啊!』

『不行……还不行哦、姐姐大人给我的爱还不够……多一点、在多一点爱我吧……』

一心一意扭动着腰肢。

欲望渐渐的沸腾起来……

这样的冲动支配着我的身体,我不顾一切的向姐姐索求着。

『呀啊、那、那样的话不行……呜、呜啊啊啊!』

姐姐咬着嘴唇、拚命忍耐着。

可爱的身姿,也更加拚命的蜷缩起来。

『啊、呜啊啊……姐姐大人对不起……但是、我……我……』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我们结合处的爱液却不断的溢出来。

『啊啊啊、深爱着的……深爱着的姐姐大人啊∼』 

『我最喜欢你了!喜欢喜欢喜欢……最喜欢七海、七海、七海∼』

其它事情现在对于我和姐姐大人都不存在了。 

互相拥抱,互相被爱……就是我们的全部。 

『七海、七海……一起、一起高潮吧?……啊、呀啊啊啊啊……』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结合的地方……要高潮了……呀啊啊啊啊啊!?』

姐姐大人将身体向后仰起。

同时,从集合的间隙洒出透明的飞沫。 

『啊、啊啊……』

『啊……』

更加强烈的虚脱感向全身袭来。

尽管如此还不足。

更加,还想更加的相爱。

思维像是燃烧的一般无法平息,姐姐大人也微微抽动着身体。

我们在床上紧紧相拥。 

『姐姐大人……嗯、啾、啵啾……』

『啊呜、嗯、啵啾……』

黏糊糊的思维被柔软的舌头缠住,感觉到令人融化般的温暖的气息。

『姐姐大人……』

『七海……』

真想就一直这样下去……

当阳光从窗帘的隙缝中照入,就知道天已经亮了。 

这里是姐姐大人的家。

而且是姐姐大人的房间。

晚上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的。

只记得在第5次高潮的时候。

然后……在忘我的情形下只想要姐姐大人。

只要在姐姐的身边,一秒也会觉得很长--

这样的想法是支撑我的动力。

『嗯……七海……』

在我的身旁,姐姐大人醒来了。

『姐姐大人』

姐姐有点还没睡醒的脸,手伸向我散开的头发。 

『太好了……还好好的待着』

『是的……我就在姐姐大人的身边唷』

『不快点起来可不行』

姐姐起来后,身体向后伸展。

姐姐雪白的肌肤,沐浴在早晨的阳光下发出光芒。

『早上好!姐姐』

『早呀、七海』

姐姐大人用笑容回复着。

『哈啊……难道晚上做得太激烈了吗』

姐姐大人看到床上的惨状叹息着。

床单被汗水什么的沾湿了,有点惨不忍睹的样子。 

『啊∼』

到现在看起来还像是刚做完的样子,心里生起害羞的念头。

『床单要拿去洗了,房间的空气不流通的话不行。』 

『但是,在那之前先洗个澡吧。晚上的时候弄得满身汗。』

『说、说得也是』

姐姐大人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让人有点遗憾。

哪像我脸都变红了……姐姐大人是笨蛋。 

『哼嗯哼……∼』

姐姐大人很高兴的哼着歌。

从浴室出来后我把头发弄干,姐姐大人她-- 

『让我来吧』

姐姐过来梳着我的头发。

『我…喜欢七海的头发唷』

『欸……』

『直直的完全没什么缺陷,在阳光照耀下还会微微的发出红宝石的色泽……』

『很适合七海唷』

『但、但是,姐姐的头发平时都很干爽,难道不漂亮吗?』

『当然了,我很注意保养自己的头发哟。』

『不是那样的,我是喜欢七海和这个适合七海的头发。』

说着姐姐用梳子梳着我的头发。 

梳着梳着,时间都慢慢花费在梳头发上。 

『啊……』

有点痒痒的……不过感觉很舒服。

姐姐不停的梳着,像梳上瘾似的。 

简直就像很认真的要把头发一根一根的梳开来。 

『姐姐大人……我觉得好幸福喔』

『……听七海这么说,我也好高兴』

这种舒畅的时间好像永远持续着。

但是,永远是不可能的。

再过不久我们就该动身上学去了。 

这个时候,意识到幸福的时间宣告结束了。 

『………………』

真是讨厌。

就这样一直和姐姐大人--

『能让我……再来一次吗?』

『欸……』

『这个样子让我又想再摸七海的头发』

『当然可以,只要姐姐大人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 

『谢谢妳……七海』

『好了,完成了』

我打好胸前的缎带后,姐姐退了一步满意的微笑着。 

『嗯!果然这个发型最适合七海不过了』 

『欸嘿嘿……』

比平常还要细心的梳理头发,再用缎带绑着漂亮的双马尾。

『那么要走了吗?』

姐姐大人很快的将右手伸出来。

我迟疑了一下便接住了那双手。

『……好』

『………………』

『………………』

从姐姐的家出来到这里,一直保持着沈默。 

时间不长也不短。

但是相连的手却非常的热。

『………………』

不知为什么,感到好寂寞喔。

为什么就这样去上学,好想和姐姐到别的地方去。 

对了!就这样牵着手跑出去好了。

这样的话……

『晚上真的好高兴喔』

『欸……』

『能和七海一起度过一晚,真的好幸福喔』 

『姐姐大人……』

想和姐姐大人在一起更久。

但是,那不可能的。

我完全明白。

『七海……欢迎再来过夜唷』

『好的姐姐大人……』

我点了好几次头。

『七海……』

『姐姐大人……』

也许早晚会有分别的时候。

可能是明天,或者是10年之后。

至少现在还能接吻。

散落的樱花在阳光中飞舞……

不想分开相连的手。

为了能更加感觉到姐姐大人--

∼结束∼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