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燃起干妈的欲火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记的那是十几年前的事,那时我才十七岁,父母刚出国,而我才上高中。

为了上学我只有寄宿在妈妈的好友丽秀阿姨家,阿姨对我很好像亲儿子一样,而阿姨的儿子也去了国外,所以我就叫阿姨为干妈。

干妈有一米六多的个子,有点丰满,主要是皮肤很好,肤色很白,虽然现年也有四十多岁了,但皮肤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形,十足的女人味,长的也好看,一看就像是贵夫人的样子。

而他的老公也出了国(他的老公很难看,我心想干妈怎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我好为她心痛。

所以家中都是我们两个人,干妈对我的照顾也是更加细心了。

因为这样干妈成了我一生中的第一个女人。

自从住进干妈家,就被干妈成熟美丽的外表深深吸引了,当然那时我还是处男,从没想过能和干妈发生什么。

不过那个年龄的我对性也是最想了解的时候,因为我有开始手淫,知道手淫很舒服。

而手淫的对象当然是干妈了,每天都想着和干妈为我手淫。

虽然我喜欢干妈,但我还是比较怕她,因为她对我好,但也不怎么说话。

后来我们的关系改变了。

记得是冬天里很冷的一天,我放学回到家,感觉头很痛,浑身无力。

我都要晕倒的样子我就对干妈说:妈我好难受,我是不是生病了。

干妈用手放在了我的脸上一摸。

她说::「你的脸好热,小安你难吗?」我迷迷糊糊的问答:「头好痛」。

干妈马上去拿体温计,量过后一看我是发高烧,而且有39度半。

看样子干妈好心疼我,我好紧张。

她让我进了她的房间,帮我穿去外衣和裤子。

吩咐我赶快躺上床不要动,拿来了好大的被子为我盖上。

之后拿来了退烧药和开水扶起我让我靠在她的胸前喂我吃药。

我头靠在了干妈的奶子上,感觉好软好大,好舒服。

这我还是第一次和干妈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干妈好香啊。

这是一种有着很吸引人的成熟女人的香味。

当干妈喂我吃了药要离去时,我还陶醉在这温柔的女人香中。

这时我用手楼住了干妈的身体,把头就往她的一对大胸中钻。

哭泣着说:「干妈,我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干妈一看我哭了:「小安没事的,你吃过药了,只要乖乖的睡一觉没会没事的」。

我还是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干妈手还不放开,紧紧的搂抱着她。

 「小安乖,干妈去做吃的给你,你先睡一下,等下干妈就来陪你」我不情愿的放开了她,钻进了被子中。

不知过了多久干妈叫醒了我,我看到她做了面条。

也许是真的饿了,我一下就吃完了。

吃过后头也不怎么痛了,干妈看着我吃了面条,再摸了摸我的头,感觉到没有刚才那么热了。

脸上也失去了刚才那种紧张感。

然后对我说:「小安,干妈去把碗洗了就进来陪你好吗」我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干妈就进来了。

因为当时没有空调和取暖的东西,干妈就脱了衣服躺在了我的身边抱着我轻轻的摸着我的头。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但不是睡的很熟。

我刚才说过其实我那时已经会手淫了,而且每天都有,但干妈在,所以也不敢,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可能因为没有发泄吧,所以晚上就开始做性梦,梦见自己抱着干妈,而且正是干妈(其实当时半梦半醒的,还拉着干妈的手往自己下身摸,所以老是幻想干妈抚摩我,那时对作爱还没有什么概念,最刺激的就是这个了)当时一下字就射了,人也猛的醒过来,发现自己正抱着干妈,手正抓着干妈的乳房,当时我窘迫极了,又怕干妈骂我,但当时她没有说什么。

也许因为我生病了吧,她很小心的让我把裤子脱掉,因为她知道我当时全湿了,而且又发烧着,粘粘的,所以我就脱了,露出我那已经疲软的男根,她还问我这是不是第一次,我不好意思说我早就这样了就说是,她就用我的内裤帮我擦下面,当时只觉得她的手软软的很舒服,所以一下子又挺起来了,她觉察到了,想把手拿开,我当时不知那来的勇气,也许是因为她态度很好纵容了我吧,我抓着她的手不让拿开,就那么样抓着我的男根搓弄着,我那时的力气已经比干妈大了。

她挣了两下就挣不动了,只是小声的念叨了几声,因为我一用力被子就会拉开,怕我再冻着,正因为我的生病让我越来越放纵。

之后她就让我不要动,算是答应了,那时侯的感觉真是很兴奋了,因为是和干妈,我心中的女神。

她用我的秋裤在我下面垫着,然后用手在我的男根上来回的动,她还问我是不是这样动的,虽然动作不是很熟练,但我已经很享受了。

我越来越兴奋,就用手摸她身体,她不让我摸,我只能在她胸前和小腹上移动双手,后来我的右手还是摸进她的裤子,摸进了她的下面了,我记得很清楚她也当时有些兴奋,呼吸都重了一些,而且在我快射时,我的手在她下面动的很快,她手上的动作也很快,好像豁出去了似的,我射了很多,一直射到她脸上了,射了后她还帮我擦拭。

这次没有勃起了,也有些累就真的睡了。

我也流了好多的汗。

但在临晨时我又醒了,发现头也不再痛了,而且还很精神。

想起昨晚上不禁又蠢蠢欲动了,干妈还是在睡着,我就摸她,胆子也很大了起来,一手摸进她的胸前,揪住了她的右边的乳房,触手之处,尽是柔软的肉团;一手直接就伸进她的内裤里面,摸到一手的柔软和细密的毛发。

她醒过来,也只是象征性挣扎了一下就让我摸了,我那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身体,冲动的好像要裂开了,她也用手帮我,手指搓着我的男根,我们互相抚摩着对方的身体,她的乳房很丰满,很柔软,下面毛发很密,而且也湿了,我一手的潮湿。

我那时只摸模糊糊的知道是怎么回事,手只是乱动,在她下面乱摸,摸到她下面敏感的地方,她的身体会抖动一下,这次她的手上很慢,搓的我也很享受,我大着胆子把她裤子拉到了膝盖上,两手从后面抱着她,努力扒开她的两腿,一手还捂着她下面,当时凭本能想靠近她,进入她体内,但她很坚决的不让,我就顶在她两腿之间柔软潮湿的地方,任干妈摆布,她身体扭动着,那里很柔软而且湿润,我顶住她那里,又对着她那里射了很多,射的她一片狼籍不堪。

从那一天后,我常常要和干妈一起睡,干妈又缠不过我,也只在星期六让我和她睡,平时都要我一个人睡。

每个星期六干妈都会帮我摸,让我出精,从不让我更进一步做别的了,我看的出,我知道她每次给我手淫后都是脸通红,而她是很难受的。

她平时又没有男人交欢,她也是一个人,而正是40多岁所说的女人对性最需要的时期。

也许她不想让我们这对干母子做出伤风败俗的事吧。

那又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干妈又帮我手淫出了精之后,我就裤子都不穿就睡了。

我也就搂着她睡了,但睡到半夜时。

我感觉听到有点声音,而且床也在轻轻的摇动。

便俏俏的睁开了眼睛。

一看干妈把手放进内衣中,(也许有我睡在边上,不敢脱光衣服和内裤)一只手在摸着大奶子,一只手在摸着自己的下体。

发出一点点呻吟声。

我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怕被干妈发现,就没的看了。

看到这我的鸡巴一下变的好大,也许被干妈看到了,我继续装睡。

这时发生的一切真的让我不敢想像,也许她真的认为我睡死死的,又看到了我的那条大鸡巴。

深深渴望男人宝贝的她一口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开始不停的吸吮着,手还不停的套弄起来。

干妈的嘴含着我的宝贝还发出喔——喔——的鼻声。

我的鸡巴被干妈越吸越大,我舒死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一下坐了起来,把干妈压在了我的身下。

这时干妈羞愧得满脸通红,看着我并矜持着的说道:「哦……小安……不行……你……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喔……喔……我们……是…母…子……………不要……这样……哦……」虽然干妈口中叫着「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挣扎,抬高了她的娇躯,却方便了我解去了她背后乳罩的小铁勾。

我现在已被欲火烧昏了头,那里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脑海中只知道如何去发泄心胸中的欲火。

他把干妈的乳罩脱去,顿时跳加了两颗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两颗玉乳上长出了两朵红红的花蕾,花蕾上结了两粒红豆似的乳头,那对粉乳不但丰满坚挺,又圆又结实,真是可爱又美丽极了。

我见到这对美丽的玉乳,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头趴在干妈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对玉乳并用舌尖去舐吸着乳头.干妈被我脱去乳罩,那对玉乳整个赤裸裸呈现在我的眼前,她这对宝贝玉乳从未被别的男人这样赤裸裸的看过,现在整个赤裸裸的让我在观赏,把她羞得满脸通红,双眼紧闭.本来她想把我推开,可是我此时却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头,那种舐吻粉乳及乳头的快感使她周身酥麻,使她全身颤抖起来,这种感觉给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没有灵魂似的轻飘飘.使她不忍推开我,希望我再继续吻着,给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里又怕我乱来,可说是又怕又爱,进退两难之中。

我这时已刺激到极点了,由那对粉乳着,再缓缓地往上吻去,吻着我的樱桃小嘴,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干妈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着。

我的嘴在吻着,右手也不安份的插进了干妈的小三角裤里抚摸着,摸触到那丛柔软稀松的阴毛,手掌在干妈两腿之间的小穴上揉擦着,并用手指在小穴的阴核上磨着。

张素莲惊得赶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处已经给我摸到了。

她红潮满脸,只羞得将双眼紧紧闭着。

我此时放肆的不停在干妈全身上下抚摸着,吮吻着。

这时的干妈已被我挑逗得周身不断的颤抖着,全身不停的扭动着,满脸通红,媚角含春,春心荡漾得一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烧着,烧得周身热滚滚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着:「喔……喔喔……嗯……哼……小安……不要嘛……你不能这样……嗯……哼……我是…干妈……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可以的……喔……喂……你这样子…………干妈……好难过……哎……哎唷……干妈好痒……哎呀……干妈……受不了…………痒死了……喔……哦……小安……求求你……不要这样……干妈……好害怕……小安……干妈怕……」「别怕……」我手摸着干妈的香穴,听到了她那迷人的娇哼声,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裤脱了起来。

「哎呀……小安……不行……嗯……哼……不能这样………喔……喂……不可以……哎唷……色鬼……死鬼……你怎么可以……脱人家的裤子……哎呀……不……干妈……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拜托你……好吗?……」干妈此时大概是被我玩得骚痒难忍,虽然口中说不能这样,可是她却挣扎得把屁股抬高,使我很顺利的将她小三角裤脱掉。

我脱掉干妈的小三角裤后,再紧紧地抱住干妈柔嫩雪白的粉躯,右手不停地在小穴阴核上磨擦着,嘴巴不断地在干妈的乳头上吮吸着,把干妈玩得小穴里不停的流着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着:「喔……喔喔…小安呀……你……不……不要玩了……嗯……哼……干妈……受不了了……求求你……别玩了…………好难过……哎……哎唷……哦……干妈……痒……痒死了……喔……喂……不……不行呀……不要嘛……」干妈此时深深的体会到两性赤裸裸的肌肤相亲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特殊的酥爽滋味,使她周身畅快骚痒难过,难过得小嘴不停地乱哼乱叫着:「哎……呀……小安……干妈……真的……痒死了……你……你不要……再玩了……嗯……哼……玩得……干妈……好难过……哎唷……不行……再玩了……干妈……求求你……别再玩了……好嘛……」我玩得正在起劲,正在爽快,又听到干妈无病呻吟似的娇叫声,把他整个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干妈的娇躯.我紧紧地抱住干妈,与她嘴对嘴的吻着,我那雄厚的胸部,也紧压住干妈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鸡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阴核上顶着。

干妈被我面对面的压住,反被那根坚硬的大鸡巴,顶住在她的小穴阴核上,一时像洪水暴发似击崩了堤防,整个人也崩溃了最后一道防线。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