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我的妓女史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的妓女史】(1-2)

我叫琳,今年32岁了。岁月无情,曾经漂亮的脸蛋现在也悄悄爬上了些许
鱼尾纹。我生于四川,但由于年少无知,总想离开自己那贫穷的山村。于是在我
22岁那年跟着家乡的几个姐妹来到了北京这个繁华的都市。

起初我不知道她们几个在京城里干什么,但她们白天基本上都是在租住的屋
子里睡觉或着休息,而到了傍晚就一个个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直到第
二天的早上或中午才回来。起初我也很纳闷,她们是在上晚班吗?由于一个人在
家呆着很闷,所以我就要求一个姐妹说:「我也想去工作,我不能整天呆在屋子
里无所事事的啊!」我的那个姐妹叫琴。她对我说:「你真的想工作?」我答应
了一声「嗯」。

「那好吧,你先跟我出去学习一会,再做决定吧,我不想坑你。说实话吧,
我们几个是鸡,也就是坐台的。」她说。我听了没觉的有什么惊奇,因为从这几
天的观察来看我已经能够猜的出。我说:「没关系,反正我是出来挣钱的,回到
家又没人知道我在这里干什么。只要到时候带点钱回去就行」。她说:「那好吧,
你先跟我来买几件衣服,你穿成这样可不行,没人会注意到你的。」

她带着我先去了几家女式衣服的专卖店,具体什么牌子的我也忘记了。买了
几套在我当时觉的很露骨的衣服后,她又带着我去了情趣内衣店。买了那种t字
形的内裤和配套的胸罩,还拿了条中间开着档的肉色蕾丝裤袜。然后,我拿着这
些衣服去了试衣间。由于是第一次穿「t」字裤,还不知道怎么穿,认为布料窄
的一边肯定在前面,布料宽的一面在后面。于是就这样穿着出了试衣间。

可是,刚走了几步路,就觉的两腿之间的小阴唇被那小小的带子咯的难受,
有种腿软的感觉,几乎走不动路。琴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就问我:「怎么了,哪
里不舒服吗?」

我说:「这中内裤穿着太难受了,阴唇被磨的有点疼。」她听了后感到很奇
怪,怎么是阴唇啊,不应该是屁眼的吗?就问我:「你是不是穿反了?」我说: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穿。」说着她就带我进试衣间看我是否穿的不对。

我脱了裤子让她瞧了瞧,她笑着对我说:「你穿反了,这种『t』裤是窄面
的穿在后面的。」我听了脸一红,还是见识少闹出了这种笑话。出了内衣店又去
了鞋城,在里面挑了一双8厘米高的银色细高跟凉鞋。然后穿着它进了理发店做
了一个在当时非常时髦的发型,还染成了葡萄一样的紫红色。

看着镜子里的我,我都有点不相信那个人是我。只见1。68米的身高配上
高跟鞋,高高挽起的发髻和漂亮的脸蛋,诱人的红唇,高挺的鼻梁和弯弯的细眉
下面大大的眼睛。一身靓丽的时装加上高挑的套上肉色蕾丝裤袜的美腿,让我都
有一种想和她亲近的感觉更别说那些色迷迷的男人了。

华灯初上,已是晚上8点多了。我和琴来到她工作的酒吧,她先和一个穿着
流光宝气的中年女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向她介绍了我,说我也想干这一行。那个
女人上下大量了我几眼,很是惊奇(因为在她认为我是一个能给她带来巨大利润
的人)。然后那个女人就说:「好吧,非常欢迎。我们店就缺你这样的丽人,有
了你店里的那几个算什么啊,相信你很快就会成为我们店的台柱子的,到时候有
的是大把的钱让你拿。」于是我就开始了我的妓女生涯。

姚姐(那流光宝气的女人)先让我在吧台上坐着,就那样招揽顾客。我按她
的吩咐坐上了吧台。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男的举着酒杯朝我走了过来。「小姐,可
以请你喝杯酒吗?」他很有礼貌的问我,显得很绅士。我说:「当然可以啊!」

他就问我喜欢什么样的酒,我说随便只要不是太烈的酒都行。于是他向酒保
要来一杯「烈焰红唇」的鸡尾酒,而他自己则是一杯「血腥玛丽」。接下来我们
就谈了好久,具体说些什么我也忘了,总之我当时的感觉就是他懂得太多了,我
深深为他所折服。按照情节的发展我渐渐的迷失了自我,被她拥着上了二楼包厢。

李凯(和我喝酒的那男人)把我带进包厢里后就迫不及待的想去脱我的衣服,
我阻止了他说:「你先去洗澡我自己来。」他说:「见到你这样美的人还能忍住
的话,那就不是男人了。不行,我一刻也等不了了!」说着就把满嘴酒气的嘴朝
我吻了过来。我知道再多的挣扎也是没用的,既然决定了干这一行,还有什么想
不开的呢。所以我也就放弃了。闭上眼静静的等着暴风雨的到来。

他先是把自己脱的一干二净,然后猴急似的脱去我的外衣,露出我被乳罩包
裹住的饱满高耸的胸部,他不急着摘我的乳罩,而是慢慢的褪去我的短裙。我害
羞的加紧了我的双腿,但没他的力气大,他用力分开我的腿看见我开档的丝袜后,
双眼露出狼一样的目光。急切的把嘴凑的我的阴道口上用力的舔着,他腮边的胡
茬和舌头刮的我的阴部又麻又痒,说不出的舒服。「啊…啊…好痒啊。」我忍不
住的叫出声来。

他使劲的舔着也不知道是他的口水还是我的淫水把我的裤袜弄湿了一大片
.
接着他一把将我的「t」字裤扯了下来,我的两腿分开好方便他捉弄,他的头埋
在我的双腿之间,但手也没停下。先是伸到我的背后双手轻轻一扣,我的胸罩带
就被他解开了。然后又伸到我的胸前将胸罩拿起仍在了一边。

这时他不再舔弄我阴部了,而是凑到我的嘴边和我接吻。他将他的舌头用力
的挤进我的嘴,和我的舌头在一起打着转。双手用力的搂住我的腰部,他结实的
胸膛将我饱满的乳房压成了面饼状,接着他放开了我的嘴,先是用手指轻轻的拨
弄我的乳头,弄的我很舒服。「你真厉害,玩弄女人的技巧真娴熟,肯定和不少
女人玩过吧。」我对他说。

「也不是很多,就是上大学时处过几个女朋友,在她们身上练得」他说。拨
弄了好一阵子我的乳头,突然他用力的捏了一下,惹得我一声尖叫「啊,好疼」,
「宝贝,你真是太漂亮了。身材好,胸前的这对乳房真是没得说。你看她们长的
不但白,而且乳头很小巧又坚挺,乳晕又小,真称的上是乳中极品啊!」

「长的好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被你们男人摸,被你们男人玩。」「哈哈,
说的也是,这么好的极品让我得到了,人生得此,夫复何求啊!」他得意的笑着。

「好了,宝贝。前戏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你看你那里也流了好多的水,我要
进去了,你准备好了吗?」我害羞的应了声「嗯」静静的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他将我的腿呈「m」形分开,听着他的鸡巴就往前挺了进来。「啊!好疼啊。」,
他又退了出来。这时我看见他的鸡巴90度的直挺着,紫红色的龟头有如婴儿的
拳头般大小。「你的这东西也太大了,真让人受不了」我忍不住抱怨到。

「没事,宝贝你忍忍就好了,也就刚开始那一会疼,过会儿你就会舒服的叫
出声来。」「那好吧,你慢慢来,别太急了。」我嘱咐道。他先是用一根手指插
了进去,不一会儿我阴道又流出了许多水。他见时机已到,先用两手分开我的小
阴唇,把他的鸡巴慢慢的挤了进来,等他的鸡巴完全进去后我的阴道只觉的鼓鼓
的,紧紧的包裹住他的鸡巴。

「你的小穴真紧,夹的我好爽啊。」他先是慢慢的抽插,但由于他的鸡巴太
大,我还是忍的很难受。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觉得阴道不是那么疼了,
所以就对他说:「好了,差不多了,你可以快点动了,我已经感觉好了。」他听
了后很是开心。于是采用九浅一深的方式埋头苦干,渐渐的我感觉到一种说不出
道不明的快感从我的穴心向我的全身涌去。「啊…啊…啊…啊…」

我发自内心的大声呼喊着,把一切欲望和期待都娇声的叫了出来,两条细长
有力的大腿像大蛇一样盘绕在李凯的腰围。希望他能够用力干我,使劲干的更深
一点,期待他将我带去那奇妙的高峰。

就在我觉的高潮快要来临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我不禁用幽怨的眼神望着
他问他「怎么了,好人,快点我马上就要到了。」说玩还很浪的扭了扭我挺巧的
屁股。他却不为所动,往床上一趟说:「宝贝,我很累了,为了照顾到你的感受
你知道我刚才费了多大的力气吗?这次换你在上边好吗?」我还能怎么办,摆明
了是他在欺负我嘛!

为了争取早点体会到高潮的快感,我只好抬起我挺翘的屁股,双手轻轻扶着
他的鸡巴,慢慢的一点点的朝下坐下去。当我完全坐下去的时候,他伸出双手用
力的揉捏我乳房,使我的乳房在他的双手抚弄下变换出各种不同的样子。我一下
接下的抬起又坐下,速度不快也不慢,保持着一定的频率。只见他满脸舒服享受
的样子,有时候还能听见他舒服的哼出声来。「宝贝,真不错,技术很好啊!」

我听了后,更加卖力的扭动了起来。也不知扭动了多长时间,反正就觉得我
到了高潮的临界点时,他突然翻身把我压倒在床上,用力的抽插起来。我知道他
肯定也快到高潮了,所以才会这么的卖力。「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伴随着加速的抽插我也激动的叫了起来:「啊…啊…哦…哦…啊…啊…」突
然,我只觉得小腹一热,浑身一紧好像失禁似的,一股热流鱼贯喷出,我终于到
达高潮了。「哎呀」我大叫一声,浑身的肌肉先是一绷,死命的抱紧李凯,两支
柔嫩的小脚瞬间绷得直直的,紧接着,好像突然失去一切力量似的,我猛然间变
成一滩软泥,竟然丝毫的力量也没有了,任凭阴道里的淫水往外流,大脑一片空
白。

「唉唉…啊!…」李凯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发射了,我只觉得阴道里的大鸡巴
一张再涨,火热火热的精液喷射了出来,立时烫的我叫了起来:「啊!好舒服,
真的好说服啊!」

 (二)

我翻了翻身子对李凯说:「真舒服,你,弄得我太爽了,我从来没有这么爽
过。」他搂着我的肩膀让我依偎在他的身边对我说:「我的这根东西从来就没有
让女人失望过,它是我的骄傲也是你们女人的宝贝。」又过了一会儿,我觉得下
体粘的难受,估计是精液流出来了的缘故。就对李凯说:「我身上好粘要去洗个
澡。」

他说:「好吧,快去快回。我还等着再干你一次呢!」我下了床一扭一扭的
走进了浴室,故意没关门,先打开喷头调了调水温,然后慢慢的把腿上的开裆裤
袜退了下来,在我弯下腰的一瞬间我瞧了他一眼,果然如我想象的一样,他在看
着我。我把退下来的丝袜团成一团仍在了洗脸池旁边,然后走到喷头下淋浴。

只见水珠顺着我光滑细腻额的肌肤而下,一头瀑布般的长发披在圆润的肩头
上。我打了点沐浴露在了身上,先在我的乳房两侧轻轻的揉弄,顺着胸部往下,
在小腹上反复的抚摸,这时我的上半身几乎被泡沫所掩盖。接着我微微分开双腿,
将喷头拿下来对准我的阴道口喷去。不一会儿,那里残留的淫水和精液就被冲了
下来。

我又倒了点沐浴露在手上,在我的阴部周围轻轻揉弄,有翻开我的大阴唇,
用右手的食指在小阴唇上和阴道内反复的搓洗。可能是年轻欲望强烈的缘故,只
记得那时我的身体在我自己的抚弄下竟然让我产生了欲望,我忍不住又想要了,
这时传来李凯的声音:「宝贝,要我帮你搓背么?」我说:「好啊!快进来」

李凯进了浴室,猛的一把从我身后将我抱住。我只觉的我的屁股,像是被一
根坚硬的铁棍顶着似的,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他的大鸡巴。我说:「你不是刚射过
吗?怎么这么快又起来了。」「小妖精,你说你是不是故意勾引我的,洗澡就洗
澡吧还不关门,还一边抚摸自己的身子,让我看的浑身燥热,怎么能忍得住。」

「咯咯,那是你定力不好,怨得了谁。我就是勾引你,你能把我怎么着?」,
我得意的笑着说。「小妖精,别得意,惹怒了我一会儿有你好受的。」接着就感
觉屁股吃痛,「啪啪…啪啪…」屁股上挨了好几巴掌。「叫你勾引我,这只是略
施小惩,一会儿一定叫你跪地求饶。」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有sm的倾向,当他打我的屁股时,我只觉得浑身生起一
道电流顿时向我的穴心涌去,我的腿软的快要支撑不住我的身体,我的双手向后
一搂,环住他的腰,屁股紧贴着他的小腹,这时他的鸡巴从我的双腿间穿了过来,
看起来就好想是我骑在他的鸡巴上。那坚硬的东西太惹人喜爱了,让我马上有一
种想要用它插进自己小穴的冲动。

这时他的手动了,从我的腋窝下穿过来,按在了我的乳房上,双手用力的揉
搓,还时不时的数起两跟手指使劲的捏我的奶头。「啊啊…啊啊…啊啊!」我禁
不住哼出了声。不一会儿,我洁白的乳房上面就露出了一道道的红手印。

「凯哥,我错了,求求你轻点好吗!」我撒着娇的对他说。「现在知道错了,
刚刚不是还很得意的吗?还故意激怒我,现在晚了,后悔也没用。」他故意蛮横
的说道。我知道他禁不住我的再三请求,所以就用更温柔的语气对他说:「好哥
哥,我错了嘛!你就不要再欺负人家了嘛!」他果然上了道。「看你这么乖的份
上,就饶了你刚才的那一回,单身下不为例啊」说完还得意的笑了笑。

李凯的手从的胸部下来,到了我的背后,帮我按摩了一会儿肩膀,我正舒服
的享受时,他的手却盖在了我的屁股上。「你的人不是很丰满,但为什么屁股这
么挺翘,胸部又大又坚挺啊?」说完还十分喜爱似的把脸贴在了我的屁股上。

「这我怎么知道,自己长成这样的,我没用过什么丰胸提臀的药品,这是天
生的。」我很自豪的说道。「真是爱死你啦,你可真是个人间尤物!」他把脸埋
在我屁股上,鼻梁顶着我的屁眼,伸出舌头在我的阴唇上来回的舔弄,他的技术
真是太好了,惹得我的穴心又涌出一股股的热流。

忽然,我感觉到他的舌头不再舔弄我的阴唇还是在舔弄我的肛门,我像是被
电击一样的闪开了我的屁股,羞涩的对他说:「别,不要舔那里,脏!」可他却
不管,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腰,固定住我的屁股,将舌头伸出并且卷成一个小柱
子的形状,一下接着一下的向我的肛门顶着,一边顶还一边说:「宝贝,你身上
的每一块地方我都要舔到,你那一点儿也不脏,我喜欢这样。」我听了很受感动,
真想用力的抱紧他,把他拥入自己的身体里。

「好哥哥,你歇会吧,换我来服侍你。」我讨好的对他说道。他说:「好啊,
宝贝,我歇会换你来。」我转过身子蹲在地上,双手轻轻的握着他的大鸡巴,爱
喜的抚摸着。接着我一口将他的大鸡巴塞进我的嘴里,但由于他的太大了,我的
小嘴根本就装不下,也就进去了一半就再也进不去了。

由于是第一次给人口交,还不是很熟练,经常会用牙磕到他的龟头,但他极
力的忍住痛,估计是怜惜我给他口交吧。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一会功夫我就掌
握了窍门,我把牙齿尽量顶在我的上,下颚,用舌头舔弄他的龟头和马眼,左手
食指和大拇指圈成一个环套在他的鸡巴上,一边用舌头舔弄他的龟头一边用手将
他的鸡巴向我的喉咙塞去。

帮他口交了20多分钟,我的舌头,腮帮,脖子都僵硬麻木的难受,我停了
会抬头看了看他,可他还是一点想要射精的感觉都没有。我不禁有一种挫败感,
是我的技术太滥了,他好像就没有感觉似的。他看出了我的困惑,笑着说道: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主要是经验欠缺,第一次嘛没关系的,以后慢慢就会好的,
你估计也很累了吧,这改我好好补偿补偿你了。」

说完就拦腰把我抱起,转了个身,将我放下说:「好了,弯下腰,双手撑在
洗脸台上,撅起屁股,这次我要从后面进去。」说实话,这种姿势让我很难为情,
总觉的别扭。但想起刚才他给我舔弄肛门时的情景,我就觉的没什么了。于是按
着他的要求趴在了洗脸台上,并且高高翘起我的屁股,等待着他的插入。

他并没有急着就捅进去,先是用手在我的屁股上使劲的捏了两把,我又想叫
了,但是被我给忍住了。「凯哥,来嘛,插进来嘛,人家的小穴里好痒好热,快
受不了了。」我哀求到。

他听了后再也不做什么前戏了,右手扶着他的鸡巴对准我的阴道口,先是顶
住阴道口,然后慢慢的朝里面顶进去,最后全根没入。可能是由于姿势的关系吧,
我觉得这次比在床上做的时候插的更深,当然给我的感觉也更带劲更舒服。他刚
开始还是不紧不慢的抽插着,后来估计是玩的时间有点长了吧,他也想结束所以
就快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哎呦…凯哥你好强啊!…哎…」我忍不住的尖叫起
来。李凯一边用两手抓着我的两个乳房,一边急速的用鸡巴撞击着我,「啪啪啪
啪…」我的哼哼声更大了。其实我并不喜欢在做的时候叫,但听人说过,叫春也
是让男人快点射精的一招,所以我就在这里实践一下。但李凯太强了,估计叫的
再好对他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李凯随着我的哼哼声动作越来越大,每次大力的撞击,都让我的脸快贴上洗
脸台了,我也努力的摇着我的屁股,一边摇还一边向后顶着,嘴里急切的喊道:
「好哥哥啊,快,加油!我快到了,让我达到高潮吧!」

李凯听了更加卖力的操起我来,双手也不断的加大力量,差点捏爆了我的乳
房,紧接着他的频率快的惊人,我知道他快射了。「好哥哥,射吧,全部射到我
的小穴里,啊…啊…真爽!」我忘情的浪叫着。突然,只觉的我的穴心被一股接
一股的热流冲击着,「啊……啊……」我大叫着,我的穴心一紧,全身如同失禁
般的哆嗦了一下,大鼓大鼓的淫水顺着我的大腿流了下来,我和他先后达到了高
潮……

李凯射完后就感到浑身无力,想想也是。再猛的男人接连两次射精也受不了
啊。他扶着站起来说:「宝贝,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你今晚上不用回去了,就
睡在这里,明天我们继续玩。」说完走出了浴室。我又洗了一边身子然后走到床
前,静静的做在床边上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这时李凯突然坐起来,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他的皮夹子,从里面抽了5张
100的钞票递给我:「这是你的辛苦费,多余是给你今晚表现的奖励。」我伸
手接过这些钱,心里波动不已,这是我用自己身体所赚的第一笔钱……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